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管理视窗 -> 专卖管理

  “三元”之变 ——云南省“三元地区”综合整治工作纪实

作者:本刊记者 杨悦 通讯员 江智鹏/文图  来源: 《中国烟草》2018年第20期 总第634期 第40-42页 2018-10-15
分享到: 更多

王家山的潺潺泉水,顺着“和乐饮水”工程流入千家万户;万亩良田中,高原特色作物种植已初具规模;“三元地区”10多座食用菌种植车间已繁育出鲜嫩的食用菌;区内道路平坦,卫生情况良好,路灯、垃圾桶等设施整齐有序,人民安居乐业……

看着眼前的景象,很难想象就在短短一年半之前,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悬挂多地牌照的各类车辆横行,执法人员却只能远远观望;来自全省甚至全国各地的非法烟叶随处可见,上百台(套)复烤加工设备、切丝机、真空回潮机、卧式锅炉等专业设备在简陋的厂房里轰鸣;村内污水横流、垃圾满地、异味丛生;涉烟违法犯罪活动屡见不鲜,严重影响着当地普通群众的生活……

2016年以来,借助中央“扫黑除恶”的东风,在公安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的高度重视下,在云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红河州公安、烟草等部门密切协作,以猛药去疴的决心,抓铁有痕的行动,实现了“完全、干净、彻底”的打击目标,红河州泸西县“三元地区”这个曾经“全国闻名”、当地人“闻之色变”的非法囤积烟叶加工烟丝集散地,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研判形势 明确思路

“三元地区”并不是一个具体的行政区划,而是当地居民对于泸西县白水镇桃园、巨木、红杏3个回族聚居村委会(共13个自然村)的习惯性统称。自1984年开始按计划种植烟叶后,凭借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三元地区”逐步成为红河州乃至整个滇东地区的优质核心烟叶产区。

在法治意识、法治观念尚不强的上世纪80年代,出现丰歉年景时,一些当地群众为完成种植计划会互相倒卖烟叶。受高利润的刺激,一些不法分子开始有组织地收购烟农手中的不入级烟叶。久而久之,“三元地区”逐步成为泸西县、滇东地区甚至整个云南省的非法烟叶交易“地下黑市”。不法分子将收购来的非法烟叶在“三元地区”汇集后,统一运输到广东、福建等地。

随着国家局对广东、福建等制假重灾区打击力度的增加,2012年以来,卷烟制假行为出现向边疆、民族地区转移态势,区内外不法分子勾结,一些福建、广东籍不法分子携带资金、设备、技术到来,使“三元地区”成为涵盖非法烟叶收购、囤积、复烤、切丝、运输等完整产业链条的核心。

据国家局通报显示,2016年全国破获的制假烟叶、烟丝大要案件大部分原料来源指向“三元地区”,造成巨大的国家税收损失,严重冲击和破坏了两烟生产经营秩序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更为关键的是,这种毫无公平诚信可言的非法交易,引发一系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严重影响了当地社会治安稳定和人民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多年来,针对这种涉烟违法行为,泸西县委县政府组织公安、烟草等部门多次打击,但受时间跨度长、区位等多重因素影响,整治不够彻底、成果不够巩固。“整个‘三元地区’较为封闭,抱团拒法、暴力抗法情况时常出现,在1996年还发生了震惊全国的‘3·14’暴力抗法事件,我们的执法人员进村查处、收缴面临着很大的风险。”泸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彪对记者坦言,“因此多年来我们在外围布控、打击,打击网络案件的效果不理想,很难根除不法团伙。”

除去社情复杂,经济同样是造成“三元”之乱局面不容忽视的因素之一。虽不入级烟叶无法达到行业的收购要求,但从农民的角度来说,这毕竟也是辛劳一年种出来的,不少人抱着“能卖点钱是点钱”的侥幸心理,将烟叶卖给不法分子;在不法分子的“黑作坊”里打工,甚至出租自家房屋给不法分子,每天也能有一定的经济收入。对此,红河州局局长(经理)邓云龙对记者介绍说:“在不法分子的蛊惑下,当地很多人参与,这给我们的执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而在泸西从事专卖管理工作20余年的泸西县局专卖办主任朱树明,对此更是深有体会:“执法车辆一旦开动,立刻就会有人‘盯梢’;我们进村执法,几十甚至上百辆微型车就会将我们团团围住;我们在路上查扣的非法烟叶,很快就会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包围’甚至哄抢。”

“三元之殇”,损害的是群众的安居乐业,破坏的是社会的和谐安宁,侵蚀的是国家的利益和安全。不打不足以平民愤、不打不足以树正气、不打不足以立国威!整治“三元”,刻不容缓,势在必行!

2016年12月,红河州“三元地区”专项整治启动会在泸西召开,针对“三元地区”实际情况,构建起“政府领导、部门联合、群众参与、多方协作”整治格局,明确了“团团围住、内外联打、定点清除”方针,围绕国家局提出的“巩固成果,乘势而上,努力实现‘完全、干净、彻底’的整治目标”,掀起了一场疾风骤雨、荡涤尘埃的专项整治斗争。

多措并举 重拳狠打

“三元之乱”的根源,在于当地群众法制观念较为淡薄,且易受不法分子经济利益上的蛊惑,要取得整治行动的胜利,必须宣传先行,让当地群众接受烟草专卖等法制观念。为此围绕法制宣传,基层组织及工、青、妇、团等部门齐出动,以广播、板报、宣传册等多种形式,形成了整治大宣传的良好氛围。

与此同时,根据“三元地区”实际情况,红河州政府在2017、2018年酌情扣减了“三元地区”烟叶种植计划。“我们通过前期广泛宣传,让广大烟农、群众了解到是因为不法分子的所作所为才出现计划调减,因调减种植计划而影响收入后,许多群众就开始自觉与不法分子划清界限。”泸西县局局长(经理)赵树铭对记者说。

与法制宣传、调减烟叶计划相比,重拳狠打无疑是更有效、更具震慑力的打击方式。为有效打击不法分子的嚣张气焰,在红河州委州政府的直接领导下,公安、烟草等部门明确了“首战必须取胜”的“作战思路”。

2017年1月6日,泸西县局根据情报,在临近“三元地区”的道路上查获了一辆满载3000多公斤非法烟丝的车辆,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经连夜突击审讯,掌握了“三元地区”内部非法窝点的情况,与前期掌握情报高度吻合。大家一致认为:“首战”的机会来了!

经反复分析研判、汇总情报、评估风险、精心准备后,1月7日16:30,红河州公安、烟草共出动300余人捣毁一大型非法加工烟丝窝点。“看到我们到来后,不法分子又组织了上百人,乘坐多辆微型面包车将我们围住,妄图暴力抗法。”红河州局专卖科科长黄光林介绍道,“看到这种情况,专项行动组紧急组织后备执法力量集结,随时准备参与行动。”

在强大的执法压力和周密的群众工作下,“围观”的不法分子作鸟兽散。执法人员进入非法加工窝点后,当场查获非法烟叶、烟丝等200多吨,各类生产设备15台(套)。“由于涉案物品太多,我们分了三次才全部搬完。之后两次再进村,就没人‘围观’了,都躲得远远的。”朱树明回忆说。

现场销毁非法烟叶,彰显清除“毒瘤”的坚定决心

不但不“围观”,在强大的震慑和周详的法制宣传下,更有不少参与非法加工烟叶的人员主动拆除、上交非法加工设备,并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对此李彪对记者说:“‘1·07’案件的首战取胜,使我们撕开了一道‘口子’,极大震慑了不法人员,更树立起执法人员的权威与自信,彰显重拳打击涉烟违法犯罪行为的决心,也真正掌握了整治行动的主动权。”

专项行动组乘胜追击,继续深挖线索、重拳打击,打好大案要案攻坚战,并通过多地协作、内外联打,形成强大的打击合力。经过一年多的有效打击,公安、烟草部门共侦破涉烟刑事案件45起,依法捣毁各类窝点23个,抓获犯罪嫌疑人409人,收缴各类非法加工设备189台(套)及大量烟叶等烟草专卖品,案值高达1.7亿元,彻底杜绝了“三元地区”非法加工活动,并将区域性涉烟违法犯罪网络全面摧毁。

综合治理 根除“土壤”

虽然专项整治行动取得了初步胜利,但“三元地区”非法囤积、加工烟叶活动毕竟已存在多年,如何巩固战果,仍是摆在面前的一道难题。正是考虑到这一情况,2018年4月,红河州委州政府再次提出了“打”“治”“转”相结合的整治思路。

持续开展路堵路查,保持打击非法烟叶烟丝高压态势不放松

巩固战果,严防涉烟违法犯罪活动“死灰复燃”,行动的主攻方向就要从“打”向“治”转变,在继续保持高压态势的前提下,进行综合治理。为此红河州局加强外围布控,安排相应资金,加强执法行动经费保障,加大对群众举报的奖励措施,并从全州专卖战线抽调精兵强将进驻泸西县,配合开展路堵路查、案件侦破等工作。“同时我们还协调相应经费,并配合公安部门开展‘雪亮工程’,对所有进出‘三元地区’的主要道路加装了69个高清摄像头,实现全天候监控,彻底斩断非法烟叶流通的通道,确保进不去、出不来。”邓云龙补充说。

而对于“三元地区”的非法烟叶生产、加工窝点的监控,红河州局汇总之前的工作经验,牢牢抓住“三相电用电量”这一关键指标,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对“三元地区”的“三相电用电量”进行常规监控并设立预警值,一旦超出则立刻进行查处。

2018年以来,对照国家局提出的“完全、干净、彻底”的整治目标,红河州局配合泸西县委县政府进村入户对剩余烟叶、烟丝开展核查和清理工作,并制定对历史遗留烟叶收缴办法,对主动上交历史遗留烟叶、烟丝的农户,按不同种类给予补助。共收缴“三元地区”历史遗留烟叶395吨,使该地区历史遗留烟叶被彻底清理干净。

彻底根除犯罪土壤,走出“打击——反弹——打击”的怪圈,不但要“打”字当头、“治”字固本,更要有“转”字引领。“说到底就是要科学调整产业布局、制定产业转型发展规划,让绝大多数的守法群众走上依法致富的道路。”赵树铭解释说。

为此红河州局一方面积极支持配合该地区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方案的落实,争取资金5600余万元用于“三元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转型帮扶;另一方面按照“烟叶强、烟区美、烟农富”的要求,重新布局“三元地区”烟叶产业发展,在保证烟叶品质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合理安排烟叶种植规模。

与此同时,红河州局充分吸取过往的教训,不但进一步加强专卖内管力度,坚持源头管理,严控种子、烟苗等关键物资,还尝试探索“村党总支+合作社,联烟农连龙头企业”的新模式,依托村党总支、合作社,将种植计划分配到合作社。

“具体说来,就是不再与一家一户的烟农单独签订种植合同,而是紧紧依靠当地基层组织与合作社,统一签订种植计划、统一管理、统一收购烟叶,并依托合作社平台开发符合当地实际的多元产业,最终实现种植规模化、用工集体化、生产机械化、管理网格化、烟区生态化、销售信息化、产品品牌化的‘三元地区’烟叶产业发展新模式。”邓云龙如是表示。

经过整治,“三元地区”的整体秩序明显好转,整体环境气象更新,整体面貌显著改善,整体发展焕发新的强大生机活力。“三元”之变,是人心由散到聚的转变、基层组织由软到强的转变、社会环境由乱到治的转变、法治秩序由无序向有序的转变、经济发展由一枝独秀向多元支撑的转变。已翻开新的历史篇章的“三元地区”,正朝着乡村振兴的美好蓝图昂首向前。

(通讯员单位:云南省红河州局)

编辑:李东军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品牌视窗

金叶家园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18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