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在线杂志 -> 《中国烟草》杂志 -> 文章推荐

编者按:

壮丽70年,我们用青春和汗水铸就了一个光彩熠熠的新中国;阔步新时代,我们一步一个脚印开启了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

70年波澜壮阔,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中国烟草行业伴随共和国的成长,从小到大,从大到强,实现了历史性跨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无数烟草人挥洒心血与汗水,凝聚智慧与理想,在与各行各业同心共筑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贡献着烟草人的力量。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烟草》杂志近期推出系列报道,展示烟草行业在70年风雨历程中与共和国一同成长壮大,为国家改革发展贡献力量所走过的足迹、作出的贡献、凝聚的力量、展现的风采。本期关注的主题是“一粒种子与一个行业”。

  良种兴 行业盛

作者:本刊记者 杨悦/文图  来源: 《中国烟草》2019年第13期 总第652期 第64-68页 2019-07-01
分享到: 更多

位于云南玉溪的世界烟草品种园

孕育生命,生长希望的种子,自古以来便承载着人们美好的期盼。“农为国本、种铸基石”,种子是农业发展的先导产业,农业的发展离不开良种的品质保证。达尔文曾说“一粒种子可以改变整个世界”,对于烟草农业来说,亦是如此。作为行业发展的“基础之基”,优良烟草品种的选育与推广从源头上决定了烟叶种植的产量、品质特色、劳作强度等重要方面,从而也影响着卷烟特别是中式卷烟的持续健康发展。

深谙育种工作的重大意义,与共和国共同成长的中国烟草,几经艰难探索,历经引进、自育、良繁等各个阶段,当前已逐步探索、掌握了烟草品种选育关键技术,并将烟草品种主导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引种:发挥重要作用 曾占“半壁江山”

我国非烟草的起源地,烟草是“舶来品”。1624年,明末著名医生张介宾在《景岳全书》中记载了烟草最初传入我国的情况:“烟草自古未闻,近自我万历时出于闽、广之间,自后,吴、楚地土皆种植之。”

清末,我国烟草种植已较为普遍,但都是晒晾烟。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英美烟公司在华设立分支机构,设厂产销卷烟,为了获得必需的卷烟原料,实现利润最大化,决定在中国种植卷烟的主要原料——美种烟叶(烤烟)。

烤烟引种之初,种子供应主要是英美烟公司在各地向农民免费发放,鼓励种植烤烟,并许诺高价收购。1913年,山东潍坊首次试种美国烤烟品种取得成功后,英美烟公司在坊子区杨家庄和湖北省老河口建立美烟(烤烟)种子实验站。1914年,坊子实验站成为烟草种子推广中心,每年都从美国精选烟草原种,在中国繁殖后再免费供应给农民、农场或科研院校……

与山东省的情况相类似,我国最初都是引进国外品种后进行比较试验,适合在当地生长的就推广种植。新中国成立前,国外引进品种在各主要烟区都是“主角”。

新中国成立后,烤烟种子管理沿用旧制,国外引进品种仍活跃在烟叶生产之中。但由于已多年未正式引进烤烟品种,至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国烤烟品种退化现象比较严重。为了加强品种的更新换代,1995年和1999年,当时的中国烟叶生产购销公司分别从美国、巴西引进了十余个烤烟品种。

2000年时,全国种植面积比重排在前11位的品种中,国外引进品种占据7席,合计种植面积达991.77万亩,占全国总面积的69.1%。其中,仅“K326”和“NC89”这两个品种的合计种植比例就高达55.9%,占据了“半壁江山”。

时至今日,中国烟草仍在积极通过国际合作等方式开展国外优良品种的引进工作,如玉溪中烟种子公司近年来就通过与国际烟草种业公司合作,选取引进在国际上种植面积较大、成熟度好、香气质充足的品种原种。

“目前,我们已成功引进‘NC71’、最新一代‘K326’等优良品种的原种,为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做好战略储备。”烟草行业烟草遗传育种方向学科带头人、玉溪中烟种子公司总经理马文广对记者介绍说。

育种:增强选育能力 改善被动局面

在我国长达百年的烤烟生产中,引进品种长期扮演着重要角色,如“佛光”“大金元”“K326”等优良品种,在中国烟叶不同的发展阶段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不容忽视的是,烟草品种事关烟叶原料安全,品种主导权等战略性问题,也极大影响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因而必须提高自主育种的能力。

相比于美国、巴西等世界烟草育种强国,我国烟草育种研究工作起步较晚,始于1950年。新中国一代又一代的科技工作者,一方面从国外引进品种,另一方面不断培育适合我国种植条件的新品种,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我国烟草育种研究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正在一步步缩小。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烟草育种主要采取系统选育法,由各省烟草科学研究机构承担。如1956年山东省益都农业试验站通过系统选育法,从山东藤县(今山东省滕州市)“金星”烟中选育出多叶高产抗黑胫病新品种,被命名为“金星6007”,至1981年,该品种在全国种植面积达150多万亩。

而在长期从事烤烟种植中积累丰富经验的烟农,也在年复一年的种植中选育出新的品种。如当前备受卷烟工业企业喜爱的“红花大金元”,就是在1962年由云南省路南县(今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路美邑村农民普兴有等人,从“大金元”变异烟株中选育出花色深红,更为耐肥、抗旱、适应性强,抗黑胫病害,适合丘陵地、山地种植的烤烟品种。1974年,在云南省烤烟品种鉴定会上,这一品种被正式定名为“红花大金元”。

20世纪70年代以来,杂交育种成为主要育种途径,品种数量得到大幅提升,生产上可供选择种植的主要品种增加到40个左右。自1982年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以后,我国烟草育种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1985年8月,由中国烟草总公司组织领导的全国烟草品种审定委员会正式成立,该委员会是全国烟草品种审定工作的管理机构。1986年2月,全国烟草品种审定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工作会议召开,确定原种由全国统一定点繁殖供应,我国烟草育种工作从此走上正轨。

20世纪90年代末,国家烟草专卖局相继成立了中国烟草育种研究(南方)中心、中国烟草遗传育种研究(北方)中心和中国烟草东北、东南、中南、西南农业试验站及中国烟草白肋烟试验站、国家烟草栽培生理生化研究基地,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烟草育种科研协作网络和品种区试网络,烟草育种的科研实力得到全面加强,一批优质、抗病、适应性广的新品种相继育成,烟叶生产上可供选择种植的品种迅速增加到60个左右。

90年代后育成的“云烟85”“云烟87”等在生产中都得到了推广应用,并有力促进了烟叶质量水平提升。在杂交种优势利用方面,我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大面积利用烤烟杂交种的国家。至2002年,“云烟85”“中烟100”等我国自育烤烟品种种植面积首次超过当年种植面积的50%,我国烟草品种单一、生产长期依赖国外引进品种的被动局面得以显著改善。

繁种:规范繁育程序 提升品种质量

育种专家最早培育出的种子叫原原种,要由原原种繁育出原种,再由原种繁殖生产良种后,才能直接用于大田烟叶生产。

常规烤烟品种是雌雄同体作物,可以自花授粉、结果,有经验的烟农完全可以自育、自留烟草种子。新中国成立后,为了进一步规范烤烟品种繁育,在1958年召开的全国种子工作会议上,制定了“四自一辅”方针,既自选、自繁、自留、自用,辅之以必要的调剂。由于当时人民公社规模较大,烤烟均按生产队或管理区集中连片种植,生产队仅从自己的需要出发分散留种,很少按照正规的操作规程选留,也不重视育种区隔离和品种的纯度,烤烟品种混杂,品质不断退化。

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全国各产区品种混杂和退化问题十分突出。1962年农业部工业原料局在河南许昌调查时发现,一块烟田中就有四个不同的品种。

1965年,农业部组织科研人员,研究并制定出《烤烟良种繁育制度和良种更新、更换制度方案(试行)》,提出“良种繁殖采取国家集中繁殖和生产队自繁、自选、自留、自用相结合的方针,实行分区轮流更新、更换良种的制度”。

在我国,烟草种子“育、繁、推、销”实现一体化管理

1978年后,为了改变烟草良种繁育工作诸多不利因素,我国开始由烟草科研单位及各级烟草公司负责良种繁育。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后,进一步规范了种子繁育管理制度,明确了良种由各省自行繁殖的二级繁育制度,烟草种子繁育步入规范化轨道。

但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烟叶生产大面积推广,各烟区烟草良繁基地和良繁点大量增加,烟草种子管理工作再度陷入混乱;同时烤烟种子质量参差不齐,烟农还有自留种,每到种烟季节开始的时候,烟草公司就组织“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分赴烟区铲除劣杂品种……

“那时候播种都是用裸种,将裸种和草木灰相拌之后就进行播种,1克种子有12000多粒,供1亩烟地种植。裸种发芽率勉强达到80%,烟叶长势也参差不齐。而彼时在国际上,烟草种子已大部分是包衣种,且发芽率突破90%。”作为参与者、见证者,马文广向记者回忆起自己参加工作之初的场景。

为了加快和促进烟草种子市场化和产业化进程,规范烟草种业管理,经国家局批准,2001年玉溪中烟种子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成立。对照“种子外观质量好,发芽率高,发芽时间统一,育出的烟苗长势好”的要求,玉溪中烟种子公司先后攻克了“烤烟雄性不育系”“介质花粉应用”“多重抗逆包衣种”等多项技术难关,并将其成功应用于烤烟生产之中。

时至今日,我国烟叶产区已全部使用烟草包衣种,烟草种子出芽势、出芽率已多年稳定在95%以上的国际领先水平,亩均用种量从2007年的3800粒下降到如今的2000粒,且种子活力、抗逆性大幅提升。

优种:着力技术研究 缩短育种周期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一代代烟草育种专家、科研人员的不懈努力下,我国烟草育种、繁种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极大促进了我国烟叶生产平稳发展。进入新时代,按照建设现代化烟草经济体系,推动烟草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我国烟草育种工作仍然面临一些亟待突破的“瓶颈”。

从品种自身来看,我国自育品种要想完全替代引进品种,仍需继续努力。就育种成果而言,我国自育品种在抗性、适应性和丰产性上占有一定优势,但在品质方面与引进品种仍有一定差距,例如香气量、香气质,而这些都是国内卷烟工业企业选择原料时考虑的主要因素。因此,像“K326”“NC89”等引进品种,虽然近几年种植比例有所下降,却由于其浓郁的香气风格特征,目前仍备受广大卷烟工业企业青睐。

与此同时,“老品种一直当家”的现状,也给当前我国烟草育种乃至烟叶生产工作带来隐忧。自2001年通过审定后,“云烟87”种植面积逐步扩大,2019年种植面积接近全国总面积的50%。

在一代代烟草育种专家、科研人员的不懈努力下,我国烟草育种、繁种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

“随着卷烟品牌的快速发展,卷烟工业企业对烟叶原料的需求日趋多样化,相对单一的种植品种结构已不能满足烟叶生产发展和卷烟配方对原料的需求。”行业分子育种学科带头人、云南烟草农业研究院副院长李永平对记者介绍说。

唯有进一步丰富自育品种“家族”、缩短育种周期,才能从根本上破解这些“瓶颈”。缩短育种周期最有效的方法是基础研究,比如对重要性状(抗病性、品质)遗传规律的研究鉴定,以及基因图谱、功能基因定位、分子标记辅助育种、基因工程等研究。以国家局“烟草基因组计划重大专项”实施为契机,我国育种专家利用烟草基因组信息实现对现有的特色品种加以改良,如2018年通过基因定向改良技术而育成的高抗黑胫病“红花大金元”品种,已在云南烟区进行大田推广,取得了良好效果。

当前,李永平等育种专家还在努力探索分子设计育种:将品种全基因探明后,通过回交、杂交等手段,选取出品质、抗病模块后,最终配置选出优良品种。这项在大农业中已较为成熟、普遍应用的技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将成功应用于烤烟育种工作之中。

“没有好的亲本,再先进的技术手段也无法产生好的后代。”育种的历史与实践证明,突破性新品种的育成多是在种质资源突破的基础上实现的,种质资源的收集与发掘利用,是育种工作的基础。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我国组织了全国性的农作物种质资源考察,并通过合作研究广泛引进国外种质资源。2006年,国家局启动中国烟草种质资源平台建设,截至2015年底新收集编目1335份,至此我国保存的已编目烟草种质资源数量达到5377份,总保存数量居世界第一位。尤其是收集编目了利用远缘杂交技术体系创制的179份科、属间远缘杂交烟草新种质,极大丰富了烟草种质资源的遗传基础,进一步奠定了我国烟草种质资源大国的地位。

但李永平也坦言,眼下我国还难言“种质资源强国”:“之前我们都是对不同品种进行零星、分散的试验,对于种质资源利用程度仍显不足。今后我们的工作重点将是有体系、成系统的开展鉴定试验,对植物性状进行比对;与此同时,我们也将采用先进的基因编辑、突变体创造、远源杂交等手段,挖掘有用基因,以期真正利用好种质资源优势,使其更好为烟草育种工作服务。”

利用烟草基因组信息,对现有的特色品种加以改良

品种更新换代缓慢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品种的配套栽培技术研究需要加强。着眼全球,我国烟草生产技术水平与巴西、津巴布韦等烟叶生产国基本相当,甚至更为精细,但是烟叶生产整体水平却不如上述国家,甚至是“同样的品种,种植效果却迥异”,除了生态环境的差异,部分配套栽培技术跟不上也有一定关系。所谓“良种配良法”,加强配套技术研究并加强技术推广力度,同样是我国烟草育种领域未来的工作重点之一。

良种兴,行业盛。烟草育种,是一项没有终点的事业。烟草品种总是在不断地改良中适应、优化、提升,化作中式卷烟中一缕缕独特的芳香雅韵。用智慧探索、用汗水浇灌,在育种这个基础工程的支撑下,我国烟叶生产必将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迈出愈加坚定的步伐,助推中国烟草再上新台阶。

链接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烟草种子发展历程

一粒种子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一粒种子更能够振兴一个行业!烟叶是烟草行业发展的基础,而种子是烟叶生产的基础,种子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行业的发展水平。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伴随着行业的发展,烟草育种工作亦逐步走向正轨,现已构成了完善的烟草种子体系,夯实了行业原料保障体系工作,为行业持续健康发展作出突出贡献。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烟草育种工作发展历程,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品种多为国外引进品种,辅以少量各产区田间筛选、系统选育品种,这一时期主要种植品种约15个,种植比较分散,主要性状不够稳定。育繁方式采取以各地生产队为基础的“自选、自繁、自留、自用,辅之以调剂”的“四自一辅”自由式种子管理模式,由于缺乏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造成了当时烟草种子的多、杂、乱局面。

第二,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自主杂交选育方式逐步兴起,烟叶生产上可供选择种植的主要品种发展到25个左右。育繁方式由烟草科研单位及各级烟草公司繁育和管理的“种子生产专业化、加工机械化、质量标准化、品种布局区域化和以县为单位组织统一供种”的“四化一供”工作方针,逐步规范了种子繁育和管理制度,烟草种子管理步入规范化轨道。

第三,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自主杂交选育方式成为我国烟草育种的主要方式,烟叶生产上可供选择种植的品种迅速增加到60个左右。在育繁方式上,国家局对全国各烟区良繁基地、良繁点进行压缩,建设了28个国家烤烟良种繁殖基地;并于1995年、1999年批准成立中国烟草育种研究(南方)中心和中国烟草遗传育种研究(北方)中心,负责烟草原种的繁育;结合烟叶生产“双控”政策,改进县级单位供种模式,以地市级局(公司)为单位统一供种。

第四,二十一世纪以来,基因技术兴起,利用基因组研究技术进行烟草育种成为主流。为了加快烟草种子市场化和产业化进程,经国家局批准,行业于2001年成立玉溪中烟种子有限责任公司,并于2008成立青岛子公司,负责全国南北烟区烟草种子繁殖、生产、加工、销售和服务等工作。烟草种子“育、繁、推、销”实现一体化,烟草种子工作及管理进一步趋于规范和完善。

(栏目责编/邢忠敏 xingzm@tobacco.gov.cn)

编辑:刘世强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市场营销

金叶家园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19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谢绝未成年人浏览。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