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现代农业 -> 烟叶生产

  “带伤上阵”的土家汉子

作者:周方奎/文图  来源: 《新烟草》2019年第18期 总第505期 第34-36页 2019-06-20
分享到: 更多

“王哥,你家的烟叶苗心已经高出垄面2cm~3cm了,请先将膜口直径扩大到20cm,再将剩余的陪嫁土放入井窖,并用细泥巴将井窖填满。”5月8日一大早,湖北省恩施州烟草公司咸丰县烟叶分公司共产党员、烟叶技术员甘明操就匆匆忙忙赶到烟田,开启了服务烟农、指导生产的一天。


甘明操(右)指导烟农扩膜


甘明操是一名土家汉子,今年48岁。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进入烟草行业以来,他怀揣着一颗感恩的心,默默无闻坚守在技术员、收购组组长的平凡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他不仅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还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烟叶技术员,并获评咸丰县烟叶分公司2018年度“优秀共产党员”。

冲锋在前助实救

2018年烟叶成熟、采烤期间,对于甘明操所在的忠堡烟叶收购组来说并不轻松:自然灾害频发,烟田备受摧残,烟农忧心忡忡。

七月初的一场罕见洪涝灾害,八月初的大风冰雹无情“光顾”该县烟田,导致忠堡等部分乡镇烟田严重受灾。灾情发生后,该县烟叶分公司立即启动了灾情响应应急机制,努力降低灾害损失。

在灾害面前,甘明操更是责无旁贷,最先出现在烟农的视线里,行走在泥泞的田埂上,查看灾情,核实受灾面积,指导烟农开展生产自救。

“我看着80多亩圆顶的烟叶被洪水淹得几乎看不见了,一点办法也没有。”石门坎村2组烟农邓梦杰眼睁睁看着进入成熟期的烟叶“挣扎”在浑浊的洪水中就要“打水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邓大姐,别急,等洪水退后我来帮你救烟。”甘明操撑着雨伞来到了邓梦杰面前,让她看到了希望。当洪水退出了烟田,甘明操挽起袖子,扎起裤腿,拿起锄头进入邓梦杰的烟田,帮她开沟放水、扶苗覆土,开展生产自救,降低灾害损失。

七月份的洪灾阴影还没有消散,八月初的一场狂风冰雹又袭击了该县烟田,仅忠堡镇细皮沟、高笋塘等村,10多户烟农刚刚采烤完下部烟叶的300多亩烟田严重受灾。

风势刚刚减弱,心急如焚的甘明操骑摩托车在去往细皮沟村的途中,由于路面湿滑,摩托车侧翻,他的面部、胳膊、大腿多处擦伤。

“甘师傅,去医院看看吧。”

“擦破点皮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细皮沟的灾情最重,我放心不下。”甘明操拒绝了同行同事的好意,一步一瘸地跨上摩托车,“轰”的一声启动引擎,小心翼翼地向灾区驶去。

甘明操看到5组烟农梁念兵的60多亩烟叶几乎被冰雹全部打折在烟田里,惋惜之余,连忙叫来梁念兵夫妇:“走,我帮你到烟田捡有价值的烟叶烘烤,抢到一片算一片。”

“甘师傅,你身上有伤,莫去,我自己捡。”梁念兵执意不让甘明操下烟田。

“别耽搁时间,冰雹过后就是大晴天,暴晒后的烟叶不好烤。”甘明操一步跨进烟田,弯腰捡起地上一片片较为完整的烟叶抱出烟田。

“烟技员真是我们的贴心人!”梁念兵看着刚刚忙碌完不等休息就又向6组烟农向中泽家烟田赶去的甘明操的身影,心里肃然起敬。

精打细算促增收

减少烟农用工,减轻劳动强度,提高标准化烟叶生产技术到位率,这些是烟农轻松种烟、烟叶提质、烟农增收的有效途径。

“廖哥,用木棒棒打孔,一个人一天只能打3亩地,深度不够、费时费力还不说,80多亩烟田要花钱请多少个劳动力打孔?”甘明操问正在烟田栽烟的廖昌林。

“30多个。”廖家堡村2组廖昌林虽是种了十多年烟叶的“老把式”,但生产“守旧”,用工管理“粗放”,一直沿用传统的打孔栽烟生产模式。

“多少钱一个工?一共要花多少钱?”。

“80块一个工,总共要2400多块钱。”

“用打孔机打孔,一个人一天可以打10亩地,80多亩地8天多就能打完,只要240多块钱呢。”甘明操掰着指头,给廖昌林算起了减工降本增收账。

“我这几天有时间就到城里去买打孔机。”听出门道的廖昌林心里终于开窍了。

“中午的时候,我去城里买了给你送来!”甘明操爽快答应抽时间去帮廖昌林买打孔机。

“甘师傅,打孔机打孔好是好,就是天太热了要把胶纸打坏。”与廖昌林隔田栽烟的扈永明也为之心动。

“不都是按时间付工钱吗,安排劳力在上午和下午加班打就不成问题了。”甘明操一语解开了扈永明不愿用打孔机打孔栽烟的“心结”。

“好办法!那帮我也买一台打孔机!”扈永明爽快地说。

“行啊!”甘明操说办就办。

在今年的烟叶移栽季节,甘明操掰起指头算账做烟农的思想工作,帮助8户职业烟农到20公里外的县城买回了8台打孔机,提高了烟叶移栽质量,减少了烟农用工成本,加快了栽烟进度。

“帮8户沿用木棒打孔的烟农购买打孔机栽700多亩烟叶,可以帮他们减少160多个工,节省12000多块钱开支,户均增收近2000块。”甘明操心里乐滋滋。 

改良土壤助发展

咸丰县是湖北省的老烟区,随着多年的种植,烟田土壤肥力下降,制约了烟叶产业发展。

近年来,该县烟叶分公司在采取种植绿肥、施用有机肥和轮作换茬等办法修复种烟土壤的同时,还立足烟区群众建有大量沼气池的有利条件,投入专项补贴资金,解决运输、农膜等费用,支持烟农在烟田里挖蓄肥池储蓄沼液、沼渣,作为底肥和追肥使用,多措并举改良土壤,增加肥力,高质量发展烟叶产业。

甘明操更是深谙其中的道理,他找准“突破口”,先让乐于接受新事物的烟农创办示范田,以此带动其他烟农效仿,成功破解了部分烟农不愿将沼液、沼渣用在烟叶生产上的难题。

庙梁村烟农王金华是“铁杆烟农”,对该县烟叶分公司推广的新技术敢于尝试,自然成为甘明操动员沼液入田的首选。

备土备肥季节,甘明操隔三差五往王金华的烟田里跑。帮助他在烟田里挖下了30多个蓄肥池后,立马安排师傅清运沼液、沼渣到蓄肥池,并指导他在移栽和追肥时使用。“敢于吃螃蟹”的王金华自然成了修复种烟土壤的受益人。

“当初甘师傅讲,用沼液、沼渣拌营养土栽烟,用沼液给烟苗淋稳根水、追提苗肥,能帮助烟苗生长,我觉得有道理,就在他的帮助下在烟田里挖池子装沼液。”王金华喜滋滋地说,“用上沼液、沼渣的烟叶长在地里逗人爱,烘烤出来格外香,每亩烟叶至少比上一年多卖200多块钱!”

示范带动,成为了甘明操动员烟农沼液入田的助推器。现在,甘明操负责的忠堡烟叶收购组的庙梁、明星和石门坎等村的烟农们在备肥季节,总是争着要他先将沼液、沼渣运进自家的烟田。

沼液、沼渣在烟叶生产移栽、管理等环节上的使用,不仅增加了土壤肥力,还提升了烟叶质量,成为修复烟田土壤,助推烟叶高质量发展的一条有效途径。

冬去春来,甘明操情系金叶,自始至终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穿行在烟农中,忙碌在烟田里,为烟叶提质、烟农增收、产业高质量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作者单位:湖北省恩施州咸丰县烟叶分公司)

(栏目责编:李可)

编辑:丘金龙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市场营销

金叶家园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19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谢绝未成年人浏览。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