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在线杂志 -> 《新烟草》烟农版 -> 金叶文丛

  电视机的变迁

作者:毛学锋/文  来源: 《新烟草》2018年第30期 总第481期 第44-45页 2018-10-20
分享到: 更多

卢旋 制图

当我七岁的时候,我们大柳树村里谁家也没有电视机,村里人知道或者看过电视机的人也寥寥无几。那时候在普通家庭里,收音机也是不多见的。

第一次见到电视机并且看了一次电视节目的时间是1983年,那一年我到公社的中心小学去上一年级。那会儿每天上学都要经过公社的大门,而那时候为公社看大门的人,刚好就是我们村的老刘叔,他家的三儿子长毛就和我在一个班上课。

每天经过公社门口的时候,我们大柳树村的孩子们都会冲着老刘尊敬地叫一声“叔”!有一天在放学的路上,长毛神秘地对我们说:“你们看过电视吗?”

“什么是电视?”我们好奇地问道。

“就是一个像戏匣子一样的东西,里面不光有声音,还有像电影一样的人呢!”长毛得意地告诉我们。

“戏匣子里还能装得住人,妈呀,那也太神奇了,哎,我说长毛,有机会让你爸带我们去看看呗!”二年级的宝留眼巴巴地央求长毛。

“这个呀,等我跟我爸爸说说看吧!”长毛挠了挠头。

星期六的中午,小伙伴正在地里砍猪草,长毛把我们召集到一起神秘地说:“看电视的事情我跟我爸说了,我爸让我告诉你们,刚好今天是星期六,公社上的人不多,他让咱们今天晚上去!”

“真的呀,这太好了!”大伙儿搂着长毛高兴得不得了。当天晚上我们早早地吃过晚饭,然后一起簇拥着长毛朝公社奔去。

由于有老刘叔的关照,我们终于顺利地平生第一次看到了电视,而且看的还是日本动画片《聪明的一休》。

1986年的冬天,我上三年级,那一年靠种植烤烟致富的大哥咬咬牙买回来了一台17寸的“凯哥”牌黑白电视机。电视机买回来的那天下午,我们家里就像过节一样热闹,左邻右舍的乡亲全都来家里问要不要帮忙什么的,顺便也来看看这“新奇”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模样。

在大哥的招呼下,二柱、双福他们两个负责砍竹竿拴天线,满仓、七斤他们两人负责接电线,大哥和跃进负责调试电视。至于那些大姐大婶们,那就让她们帮忙找椅子借凳子,用于晚上大伙一起看电视用。晚上才六点多钟,我家院子里就坐满了来看电视的乡亲。记得那个晚上看到的电视节目是《射雕英雄传》,大家一个个鸦雀无声、看得津津有味,一直看到电视机里的主持人说“观众朋友们晚安”,这才恋恋不舍地回家睡觉去了。

1994年二哥结婚的时候,他也用积攒了一年多的工资买了台20寸的“山茶”牌彩色电视机。于是下半年,刚刚高中毕业的我有事没事就爱往二哥家跑,为的就是去看彩色电视节目。记得那一年的冬天,中央电视台正在热播国产80集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可惜才刚刚看一半,我就踏上了开往军营的列车,任凭那首脍炙人口的“滚滚长江东逝水……”电视主题曲在脑海里久久萦绕、挥之不去。

转眼间到了2001年的春天,我也到了谈婚论娶的年龄。在大哥二哥的帮助下,我们哥仨一起去市里的百货大楼将一台32寸的“TCL”平板大彩电给抬回了家。婚礼那天,看着喜庆的新房、崭新的大彩电,父母乐开了怀。

十多年的光阴转瞬即逝,到了2016年的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又搬进宽敞明亮的楼房里,在妻子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家又换了台50寸的“长虹”牌液晶电视。晚上坐在客厅里,面对电视里丰富多彩的节目,全家人高兴得脸上乐开了花。

一台普通的电视机,折射出了改革开放40年来的巨大变化。相信在未来,我们的日子一定会“芝麻开花节节高”,越来越幸福,越来越红火!

(作者单位: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县局<分公司>)

编辑:李东军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品牌视窗

金叶家园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19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谢绝未成年人浏览。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