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首页 -> 深度

  “三下乡”“三渡洋” 与烟草共成长

来源: 《中国烟草》2018年第24期 总第638期 第70-72页 2018-12-15
分享到: 更多

口述人:中国烟叶公司总经理  陈江华

采访人:本刊记者  张燕  张建丽

时间:2018年11月21日

地点:国家烟草专卖局广安门办公楼八楼

基层实习:三次到基层锻炼的经历,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记忆

《中国烟草》:陈总,您好!据我们了解,您研究生毕业后就进入烟草行业工作,能否简要介绍一下您的工作经历?


张燕/摄

陈江华:好的。1989年,我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烟草总公司,入职之初,在湖北省建始县和利川市进行了一年零两个月的基层实习,之后回到烟叶公司生产处负责烟叶生产技术工作;1994年到1998年,我又被派到湖北省郧西县参与行业定点扶贫工作,挂职副县长,为当地联系扶贫项目,主要是指导烤烟种植;2010年到2012年,国家局考虑到干部交流的需要,派我到湖南省烟草公司任副总经理,分管烟叶、法规、进出口、后勤等工作,在这3年间,湖南烟叶生产规模和水平均有提高,打出了“浓香型”烟叶品牌,取得很大进步。

应该说,我个人是伴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和行业改革发展一路成长起来的。1978年,我在读中学,后来上大学、读研究生、参加工作至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正赶上了改革开放这个好时代。说起这40年,有很多感慨,尤其是三次到基层锻炼的经历,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记忆。

《中国烟草》:您第一次到基层实习时,行业烟叶生产状况以及基层工作条件如何?

陈江华:第一次下基层是到湖北省烟草公司实习,那时我还很年轻,没有成家,无所牵挂,主要工作是跟随当地烟草公司的同志下乡调研。上世纪90年代,我们国家物资比较短缺,基层工作条件还很艰苦,我们住在县公司招待所,下乡乘坐的是双排座货车,出门走的是泥土路,每次下乡回来,头发全是灰土。记得当时去建始县的官店烟站调研烟叶收购,那儿地处高寒地区,离县城很远,去的时候正值十一二月份,天气很冷,当天不能返回县城,我们就住在简易的木楼里,大家围着火炉烤炭火,用大锅炖洋芋吃。

《中国烟草》:这段实习经历对您个人成长及日后工作有何影响?

陈江华:在实习期间,我积累了大量的烟叶工作基础知识,理论水平随着实践和经验的增长不断提升,业务能力有所提高,对我日后工作的影响非常大,奠定了较好的工作基础。与此同时,我也对烟叶基层工作有了清醒的认识,知道基层工作最贴近一线生产,需要俯下身子踏实勤干。再有就是基层工作人员都很朴实,工作作风很务实,他们的品格深深感染了我。走上领导岗位后,我也一直这样严格要求本单位的年轻人,鼓励他们到基层去,与基层同志多接触,向他们多学习。

郧西扶贫:国家局干部“接力”到定点扶贫地区,为行业树立起高度负责任的社会形象

《中国烟草》:您是什么情况下到郧西挂职的,当时烟草行业扶贫工作的主要思路和内容是什么?

陈江华:1993年,党中央、国务院号召国家各部委参与全国扶贫工作,烟草行业积极响应号召,组织专人到老少边穷地区开展扶贫调研,烟叶公司就派我到湖北和重庆两地参与调研。

到1996年下半年,党中央要求国家局委派行业干部驻点扶贫,由于我参与了前期的调研,对地方情况比较熟悉,所以被派到郧西县挂职副县长。当时国家局每年为定点扶贫地区提供扶贫资金300万元,这在当时是不小的数目。我们挂职时的主要工作,就是寻找合适的扶贫项目。

1997年,春节刚过,我就来到郧西,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我们非常热情,对烟草行业扶贫工作也非常重视,大家经过反复商量,决定将扶贫资金用于郧西县的三个重点项目。一是在当地建一座香料烟加工厂,并协助销售香料烟;二是在县城兴建一座谢家湾金叶小学,并给烟农们订阅报纸,改善当地文化教育落后的现状;三是帮助当地烟农试种烤烟,依托烟草产业优势助当地脱贫。这是当时行业扶贫的主要方向和措施。

《中国烟草》:扶贫工作的效果如何?您有何深刻体会?

陈江华:烟草行业非常重视扶贫工作,当时国家局组织了专门的工作团队来做这项工作。我们去挂职前,由人事司副司长亲自送行;挂职结束后,又由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亲自去接。后来,一任任国家局干部“接力”到定点扶贫地区,行业扶贫工作持续深入开展,为行业树立起高度负责任的社会形象。

记得前期在重庆巫山县调研时,当地试种了一百亩烤烟,想请烟叶公司的同志帮忙看看烟叶品质如何。这个县很偏远,到当地烟站后,我一看,烟叶金黄金黄的,品质的确不错。我告诉他们,如果种植的烤烟都能达到这种品质,是有发展潜力的。可能因为这个评价,烤烟种植就在巫山县发展起来了,现在已成为重庆的一个主要烟叶产区,也是重庆最大的县级烟叶产区。可见,当时贫困地区的农民对烟草公司是非常信赖的,并对通过烤烟种植脱贫致富充满了希望。

在郧西挂职这一年,我也在不断学习,学会与县政府的同志和与社会、乡镇各部门的协调沟通,个人素质能力得到锻炼提高。后来,我多次回去看当地的发展变化,依旧感觉很亲切。

“引进来、走出去”:我国烟叶生产技术水平已赶上了国外先进水平

《中国烟草》:在担任中国烟叶公司总经理之前,您一直主抓烟叶生产技术工作,行业烟叶生产技术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陈江华:行业发展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时代,烟叶工作也赶上了好的发展时代。

上世纪90年代,我国烟叶生产与国外尤其是美国、巴西等国相比,从基础条件、技术水平到人才队伍等各方面看,确实存在较大差距。国家局高瞻远瞩,采取了“引进来、走出去”的方法,一方面与国外知名烟草公司开展烟叶技术合作与交流,邀请国外专家来国内指导;另一方面选派烟叶工作人员去国外学习先进技术和生产经验,通过多年来持续的交流合作,行业烟叶生产水平大幅提升。

《中国烟草》:请您结合自身经历回顾一下“引进来、走出去”的过程。

陈江华:“引进来”,主要是与外国知名烟草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开展技术合作,邀请国外烟叶生产技术专家到国内指导烟叶生产。从上世纪90年代起,行业邀请了一些美国烟草专家来国内指导,其中最著名的是美籍华人农学家左天觉博士,我曾陪同他到福建、湖北、河南、云南、四川等烟区指导烟叶田间生产,并进行座谈交流。

之后,行业陆续与菲莫公司、英美烟草开展技术合作。外国专家都非常友好,也非常敬业,不辞辛苦地对河南、福建、湖北以及四川、云南、贵州等国内主要烟区进行生产指导。在吸收国外先进技术的基础上,行业开展了开发国际型优质烟叶、部分替代进口烟叶等工作。

“走出去”,就是选派行业人员去国外学习培训。我参与的重大学习培训主要有三次:第一次是1990年利用三个月的时间到津巴布韦的一家烟叶农场,全程参与其烟叶生产,学习津巴布韦的烟叶生产技术;第二次是行业与菲莫公司合作期间,我被派到美国参加美国农业部举办的美国烟叶标准培训课程一个月,观摩美国烟叶生产管理;第三次是2005年,我到美国杜克大学接受了为期半年的正规经济管理和公共管理课程学习。通过这些学习以及与外国公司的交流,个人的业务水平、技术水平、管理水平都得到了提升。

同时,正是通过这些年来不间断地“引进来”和“走出去”,中国烟叶生产的整体技术水平大大提高。发展至今,除机械化水平外,我国烟叶生产技术水平已经赶上国外水平,尤其是耕作的精细化水平已超过国外。

烟基建设:行业的民心工程、德政工程

《中国烟草》:伴随改革开放,烟叶工作也经历了多次重大改革,您认为最具有影响力和积极意义的改革和措施有哪些?

陈江华:行业烟叶工作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得益于不间断的改革和创新。1997年,全国烟叶严重超种超收,当年收购烟叶近7000万担,1998年又下滑到2800多万担,这种“过山车”式的行为,给行业带来巨大灾难。吸取这一教训后,行业烟叶生产明确了基本工作方针,即平稳发展,防止大起大落。现在每年烟叶公司制订生产、收购计划也是以平稳为主,至今行业已经连续16年保持了烟叶生产的平稳发展。这对于保持行业原料稳定供应、保证卷烟持续发展,是最关键的一项方针。

后来,行业陆续采取了推进烟叶生产可持续发展、推进烟叶生产基地化、“原料保障上水平”等重要措施,一步步推动行业烟叶生产提质增效。

新世纪以来,最具有积极意义的改革就是进行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进而发展现代烟草农业。2005年至今,行业已投入近1000亿元资金,完成覆盖5400多万亩基本农田的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包括田间机耕路、沟渠管网、育苗棚、烤房等的建设,极大地满足了烟叶生产对基础设施条件的需求,提高了烟叶生产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对烟叶原料的稳定供应、品质提高均发挥出积极作用。

2011年开始,行业开展了大型水源工程援建工作,到目前为止,行业累计投入资金160亿元,援建260余件水源工程。这项工作,对于提升烟区水源保障能力意义重大,而且解决了当地农民的生产生活用水问题,带动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是烟草行业履行社会职责的重要体现。烟基建设成为行业名副其实的民心工程、德政工程。

《中国烟草》:有没有哪些时刻、哪个场景让您感到这些工作很值得?

陈江华:当然有。我经常下乡去了解烟农的种烟情况,会找一些农户围坐一起话家常,询问他们今年种了几亩烟,收成跟去年比有什么变化等。以前,烟农经常会说“希望烟草公司把收购价格再提一提”,现在他们说得最多的是“烟草公司的服务很好,物资专门供应,技术员上门指导,种烟规模扩大,种烟更加轻松,能多赚钱养家供小孩上学”。每当听到这些话,我真心为烟农感到高兴,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我也经常去考察水源工程建设情况,这其中感触也颇多。水源工程大多建设在比烟区更偏远的地方,我们去考察时往往一大早出发,中午才到现场,山路颠簸有些辛苦。但一看到工地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听到地方党委政府领导感谢的话语,就觉得这点辛苦不算什么。作为烟草行业的职工,能够为社会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我感到自己的这份工作很有价值。

烟叶生产:历经“四巨变”

《中国烟草》:如您所说,改革开放以来,行业烟叶工作取得跨越式发展。您认为几十年来烟叶生产发生了哪些巨变?

陈江华:我体会巨大的变化有四个。一是改变了工商之间的烟叶交易方式。以前,行业每年召开一次“骡马大会”,所有工商企业代表来到北京,现场进行烟叶与卷烟交易,交易会场周边宾馆住满了地方烟草公司的人,后来行业取消了“骡马大会”,开始进行网上交易,我认为这是烟草行业很有意义的一次改革。这项改革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工作成本,同时很大程度上保障了廉洁自律,提升了烟草行业形象。

第二大变化是由挂杆复烤转变为打叶复烤。行业最早实行的是挂杆复烤,只是简单地把烟叶重新烘烤一遍,重新平衡水分,技术水平比较落后。实现打叶复烤之后,复烤厂能够按照卷烟品牌的要求进行烘烤,烟叶质量明显提升,复烤环节真正变成卷烟工业的“第一车间”。

还有一个明显变化是烟叶烘烤的变化。过去,行业使用2.7米×2.7米的方形烤房烘烤烟叶,每座烤房只能烘烤几亩烟,靠人工烧火、烧木头、烧煤,工作效率不高。2005年,行业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结合我国国情设计出长8米、宽2.7米的卧式密集式烤房,它烘烤容量大,每座烤房可烘烤20亩烟叶,而且烘烤效率高,烤出的烟叶品质好,大大降低了烟农的劳动强度,同时提升了烟叶品质。

最大的变化是以“一基四化”为标志的现代烟草农业建设,使我国烟叶生产由传统烟草农业向现代烟草农业转变,生产方式发生了巨变,规模化种植、集约化经营、专业化服务、信息化管理水平大幅提升,实现了烟叶生产减工降本、提质增效。

展望未来:再上新水平 再攀新高峰

《中国烟草》:您对烟草行业未来发展有何期许与展望?

陈江华:中国烟草走到今天,已经取得了辉煌的发展成就,这得益于国家40年改革开放。

我想可能再过10到20年,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一个真正的信息化引领的时代。仅就烟叶生产来讲,信息化将贯穿整个烟叶生产链条,烟叶生产实现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引领现代烟草农业发展方向,实现对生产、收购、调拨、复烤、物流、基础设施等业务信息的统一集成和全程追溯,机械化作业水平大幅提升,更多劳动力得到解放。同时,烟区将呈现出美好的生态,四周环绕着绿色植被,中间是绿油油的烟田,一派绿色和谐景象。

放眼更长远的未来,我认为烟草行业将进入更加稳定健康、高质量发展的全新阶段,中国烟草将在现有基础上,沿着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发掘自身潜力,科学应对挑战,再上新水平,再攀新高峰,为国家作出更多更大贡献,我对此充满信心!

编辑:李东军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相关文章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品牌视窗

金叶家园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19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