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管理视窗 -> 科技创新

编者按:

不久前在云南昆明召开的国际烟草科学研究合作中心(CORESTA)2018年大会上,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原院长袁行思获得CORESTA终身成就奖,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州烟草研究院院长谢剑平获得CORESTA银奖,此外,郑州究院高级工程师胡斌当选产品工艺学组委员会副主席,云南省玉溪市局(公司)技术中心主任张立猛当选农学与烟叶整体性学组委员会委员,体现出中国烟草在CORESTA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显,中国烟草正在以全新的面貌,奋力走近世界烟草科技舞台的中央。

见证薪火传承,闪耀科技之光。正是这些科技工作者推动着行业的科技进步与创新发展。本刊特刊发相关报道,向行业科技工作者致敬!

  袁行思:行到深处思无涯

作者:本刊记者 宁志 通讯员 张敬一/文  来源: 《中国烟草》2018年第23期 总第637期 第48-50页 2018-12-01
分享到: 更多

金秋十月,春城昆明,世界烟草科学研究领域的盛会——国际烟草科学研究合作中心2018年大会正在举行。

宣读论文、互动交流、专业研讨……一项项议程有序进行。一个瞬间,云集会场的嘉宾全体起立,伴着热烈的掌声,一位老人迈着缓慢而稳健的步伐,走上会场的讲台。

袁行思获得CORESTA终身成就奖 /郑州院 供图

CORESTA向老人颁发了终身成就奖。这一奖项通常由CORESTA科学委员会推荐,授予在烟草科学技术和工程技术研究方面取得突出成就和贡献的资深科学家。此前我国只有已故中国工程院院士朱尊权获此荣誉,老人是第二位。

这位老人就是郑州烟草研究院原院长袁行思,一位从事烟草科研60年的中国烟草人,一个有着36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袁老出生于1935年,今年83岁,1999年正式退休的他直到2018年8月才彻底离开郑州院306-1办公室。60年科研生涯,他和时间一起,写下了自己与烟草科技的一世情缘,也诠释着老一辈科技工作者赤诚报国、敬业为公、朴实无华的精神风貌。

赤诚报国

改革开放以前,中国落后,中国烟草工业也落后。

上个世纪50年代初,现在消费者习以为常的过滤嘴卷烟在我国还未出现,而国外已经开发了加装过滤嘴的卷烟,有效改善了吸烟者吸烟的舒适感。

1958年,袁行思按照组织安排,来到轻工业部下属的烟草工业科学研究所机械研究室工作。同年,我国从西德引进了两台过滤嘴接装机,研究所一台,上海卷烟厂一台,由两家单位分头试制滤嘴烟。

这是国内没人做过的事情,没有滤棒、黏胶剂和接装纸,项目团队需要不断摸索,因地制宜地逐个解决问题。为了彻底摸清机器构造,接装机被拆卸,又重新组装。经过反复调试,终于生产出了滤嘴烟。

为了给新中国成立10周年献礼,这支烟取名“辉煌”,上海卷烟厂也在同期制成献礼烟,名字就是“中华”。两名合一,就是“中华辉煌”。

为祖国争光、为民族争气——不经意间,袁行思为自己挚爱的烟草科技事业、为自己奋斗的烟草机械生产和烟叶加工技术找到了扎根一生的土壤。

60年代,卷烟工厂里最繁重的工作就是烟叶抽梗,怎么能让这项工作的机械化程度高一点?研究所以资料上看到的国外打叶机为基础开始了研制,袁行思负责风分部分的开发。在全部资料只有几张国外机器广告照片的情况下,他与同事成功地完成了风分设备设计。

70年代,卷烟原料十分匮乏。解决这个问题,找到一种既经济又高效的烟草薄片加工法迫在眉睫。1975年,随中国土产畜产公司烟叶技术考察小组至日本考察的袁行思,从日本企业辊压法薄片制造中得到启示,回国后他立刻建议立项开展“辊压法制造烟草薄片工艺及设备”研究课题。

当时只知道工艺原理,没有设备,在日本对方也不让看,一切只能靠自己。课题组找来一台卷钢板的机器,拆拆卸卸,反复调试,生产出了第一台实验用辊压机。又经过几个月的连续攻关,辊压机可以每小时稳定生产15公斤烟草薄片,后来产能逐渐提高到90公斤/小时。这项技术可以有效利用卷烟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碎末废料,缓解了原料紧张,荣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当时干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力更生,人就这么几个人,试验、画图纸、制造设备、试验成功一套下来,过程就拖得比较长。”袁老回忆,那个时代整个国家都是一个“赶”的态势,没想过能不能干成,也不觉得苦,“好像事情就得这么办,如果经过我们的初步试验,能向前走一点、进一点,大家就很高兴。”

敬业为公

在学中干,从国外的刊物、图片中得到点点滴滴的新技术信息,启迪一些思路;在干中学,跟着老工程师做研究、自己动手操作实践,袁行思很快成长起来,也迎来了一片更广阔的天地。

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春风劲吹,“向科学技术现代化进军”点燃了科技工作者建功立业的激情。

1981年,袁行思赴美学习深造。发达国家烟草公司在工艺、设备上至少领先国内企业二三十年的现实,让已过不惑之年的袁行思充满紧迫感,回国后他写下了《美国菲利普·莫里斯公司考察学习札记》,详述国外先进的烟草技术与管理,敏锐意识到打叶复烤技术在我国推广的重要性。

彼时,袁行思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1983年起他担任烟草工业科学研究所所长,1988年所改院后担任首任院长,还曾担任中国烟草总公司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我当领导不太称职,自己是搞技术的,更多的心思和精力还是在技术研究上。”他从没把自己看作是领导,一头扎进了打叶复烤的技术研究。

郑州院后勤管理处副处长郑广鹏介绍,“1985年国内第一条打叶复烤生产线在云南楚雄试运行,工作组住简易招待所,睡硬板床,试验条件自己建,很艰苦。”尽管已是领导,袁行思跑了好几趟,与大家同吃同住,一坐镇就是一个多月,节假日也不休息,干得热火朝天。

打叶复烤工艺与设备研究涉及生产工艺、车间布局等一系列问题,困难和矛盾接踵而至。“有一天我找到所长,‘没办法,干不成了’,他鼓励我要有信心,自己带头上阵。”烟草工艺重点实验室研究员王宏生说,“如果不是把打叶复烤线搞起来,这项技术至少要晚推进5年,生产技术现代化改造就要滞后。”

“真正将科研和推广结合起来,起的作用会大一些,会更快一些。”从1983年到1994年,郑州院各领域均产生了一批较有影响的科研成果,40级烤烟标准和1985年卷烟国家标准的推广,成立工程设计室参与复烤厂和卷烟厂设计,成立香精香料室研究卷烟加香技术,研制吸烟机为开展烟气研究提供必要手段。同时,一批年轻的科技工作者开始崭露头角,在行业科技水平提升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回顾那段工作时光,就是一个卷烟产品现代化、卷烟生产技术现代化的过程,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过程。”袁老由衷为中国烟草的发展自豪,却一再强调:“搞研究的都是团队、集体,离不开时代和行业平台,不是个人的功劳,只是我正好处在这个时间段里。”

朴实无华

“根据理论推导、计算出来参数,实验得到的结论,袁老要求用实践反复来验证,工程工艺问题一定要与实际结合。”

“研究生毕业发表论文,一般要把导师名字缀上,袁老虽然指导把关,但他会推掉。”

“申报课题,如果评审时袁院长没提问题,课题就没问题。”

袁行思严谨、细致、认真、正直,工作不怕难不怕苦,这是公认的,但他并不是一个严肃古板不近人情的人。烟草工艺重点实验室高级工程师李善莲清晰地记得,2001年他刚到院里读研究生时,袁老和蔼可亲地给他介绍河南小吃,一下子就化解了他的陌生感和拘束感,“袁老是前辈、泰斗,但热爱生活,谦和礼让,对后生关心鼓励。”

袁老的学生最为津津乐道的,是他阅读用放大镜和翻散了的《英汉词典》。

烟草工艺重点实验室高级工程师邓国栋说,“袁老热爱学习,经常翻阅外文资料,了解的东西深、广,退休之后他正常上班,大家开展科研项目都会找他聊聊,袁老也愿意参与指导。”学生们每次去袁老办公室,经常看到他拿着放大镜翻阅文献或审阅资料,时刻关注国内外烟草科技进展。

退而不休,善良豁达,源于一颗朴实无华之心,袁行思始终把自己牢牢扎根于集体之中。他带过研究生,参加行业科技重大专项专家委员会,《中国烟草学报》主编一干就是十几年,参与了郑州院承担的行业第一项国际标准项目的立项工作。

过着宁静平淡的生活,不被荣誉所惑,面对丰硕的建树仍有“想做而没有做到”的遗憾,对中国烟草总公司科学技术杰出贡献奖和CORESTA终身成就奖坦然待之,他志不在此,放不下的是烟草科技事业。

今年7月底袁老彻底退休前,李善莲等几个学生到他办公室看望老人家,“袁老问我们对今后烟草的发展有什么想法,叮嘱要密切关注新型烟草制品。”

正是这些烟草科技工作者的“放不下”,推动中国烟草科技不断前行。

(通讯员单位:郑州院)

编辑:李东军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品牌视窗

金叶家园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19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