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资讯中心 -> 业内纵览 -> 工业

  电话两端的牵挂

作者:云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玉溪卷烟厂 白凯茹/文 任斐 石磊/图  来源: 通讯员 2020-04-03
62.9K

2月19日,仝海珊所在的云南省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整装出发,到湖北进行支援。一个多月来,仝海珊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发热一病区奋战,丈夫石磊则在云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玉溪卷烟厂卷烟操作岗位上尽职尽责地工作,同时在家人的帮持下,照顾着两个孩子。

一个小家,两个战场,从前线到后方,他们在电话两端诉说着牵挂。一通通电话视频,是他们给彼此在各自战场上奋勇拼搏的鼓励,更是他们在冲锋陷阵之时内心深处的支柱力量。

电话响起:“老公,我报名去湖北支援了”

2月12日,石磊所在的玉溪卷烟厂卷包一车间正式复工复产,作为第一批返岗人员,上早班的他5点就到达车间开始生产准备工作,如往常一样,他正热火朝天地干着工作,妻子却一反常态,连打了三个电话给他。

“老公,我报名去湖北支援了,过两天就走。”电话那头,妻子的第一句话就让石磊愣了神,“老公,情况比较紧急,所以我先打电话给你说了,晚上还得回去说服我爸妈,你应该会支持我吧……”石磊回过神来,低声说道:“可是海珊,小囡才有2岁,儿子也才10岁,你要不要再想想。”“老公,其实疫情爆发以来,我每每看新闻就在想,我在肺病科工作15年了,有非常充足的临床经验,在这个特殊时期应该去做点什么。所以看到支援队伍组建通知,我立刻就报名了。而且我是党员啊,自然要冲在最前头,你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自己,平安回来。”

出发前石磊一家的合影

2月19日凌晨,石磊带着全家送妻子仝海珊到出发点集合,那天是医疗支援团队整装出发的日子,而那天也是她10岁儿子的生日。2岁的女儿眷恋地靠在妈妈怀中,手里抓着妈妈的衣服,不愿放开,10岁的儿子不舍地紧紧抱着妈妈,一直反复说着:“妈妈能不能不去”“妈妈不要离开我们好不好”。仝海珊强忍着泪水,把孩子们抱了又抱,亲了又亲。出发前,话不多的丈夫拉着她的手嘱咐道:“照顾好自己,我和孩子等你回来。”她爽朗地说:“放心吧,在家好好带孩子,回来发现孩子瘦了可不行啊。”

电话这头:“我上夜班呢,你赶快休息,注意身体”

石磊已经是拥有19年工龄的老卷包操作工了,连着三年职称评价都为优秀,他对岗位有着极其深厚的情感。仝海珊去武汉后,家里都劝石磊去单位请假,专心在家照顾孩子,等仝海珊回来再复岗,但石磊还是坚持道:“我负责的那台机器比较难操作,我不在人手不够会影响产量的。关键时候,我不能掉链子。”

坚守在岗位上的石磊

七天工作日无休息,加上“三班倒”的上班时间让同时兼顾上班和照顾孩子的石磊忙得脚不沾地,更无法和仝海珊同步视频。有时候妻子工作到很晚,石磊等到睡着了也没等到电话。有时候好几天才能有时间打一通电话,只能寥寥数语,无法提及更多。特别是夜班,经常妻子打来视频电话,石磊只能简短地回复道:“我上夜班呢,你赶快休息,注意身体。有什么想说的发语音给我,我夜班下班了给你回。”

领导多次询问关心石磊家的情况,同一机台的工友、家里亲朋也时时关心着,石磊总是微笑回应,但内心深处却总是担心。

电话那头:“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云南大部分医疗支援队去到湖北咸宁支援,而仝海珊所在的云南省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被派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接管整个发热一病区。由于连日奔波,刚去到武汉的仝海珊身体出现不适,血压高导致的头疼一直伴随她10多天才稍有缓解。期间支援队领导本想安排仝海珊休息几天,但由于团队中人手有限,加上仝海珊属于医务水平较好的人员,对于治疗器械使用、病患诊断护理都比其他人更有经验,仝海珊便坚持“轻伤不下火线”,一到武汉就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

仝海珊每天上班时间为6小时,但加上穿脱防护服和上班路程差不多9小时才能完成。期间为了节约时间,支援队员们坚持不喝水、不吃饭、不上厕所,穿着纸尿裤以防“三急”,即使生理期也坚持工作。口罩带来的窒息感,厚厚的防护服、三层手套导致的行动笨拙,遇到天气热的时候,下班脱下防护服后里面的衣服都是湿透了的,刚到武汉时,仝海珊不太适应,但也强忍着,只是和家里视频的时候,才稍微提及。

仝海珊与“战友”们的合照

视频中,妻子曾经的一头秀发已经剪短,脸颊上、鼻子上又新添了被口罩磨破的伤口,石磊心疼地说:“晚上擦点药膏,取口罩的时候慢慢取,别太快扯到伤口,等你回来,我给你买最好的护肤品,肯定不会留疤。”妻子在视频中总是笑着,尽量以轻松的口气和石磊分享所见所闻。“老公,武汉人民可好了,总有一些自发的志愿者在我们酒店门口,需要搬运物品的时候都热心帮忙。还有公交车司机半夜两三点我们换班都载着我们去医院,还讲笑话给我们听,帮我们疏解疲劳。”“队友们可好了,别看有些小姑娘柔柔弱弱的,干起活来可不马虎,吃饭也是趁我们换班期间吃盒饭,没有因为吃饭而耽误工作。”“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偶尔,她也嘟囔道:“武汉什么都好,就是好想吃碗米线啊,回来你带我去吃好不好?”

电话两边:“妈妈,我好想你”“孩子,妈妈也好想你”

仝海珊去武汉后,石磊用仅有的时间带着两个孩子和她视频。2岁的女儿在视频里呀呀地唱着儿歌给妈妈听,儿子则滔滔不绝地说着各种故事和脑筋急转弯要妈妈猜,一家人乐乐呵呵地聊一整晚,仿佛如以往那样同在一个屋檐下。有时挂断视频前,女儿会突然哭着要妈妈,儿子立马挡住镜头和妈妈说些俏皮话,然后去哄妹妹睡觉。看到视频那头妈妈脸上的磨痕,儿子总会轻轻地抚摸屏幕,仿佛隔着小小的方块能触碰到妈妈的脸,为妈妈抚平伤痕一样,他轻轻哄着妈妈,就像妈妈小时候哄着他那样:“妈妈我帮你吹吹,没事的,很快就不疼了,有我陪着你呢。”

石磊和仝海珊都觉得儿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在家也不哭闹,还会主动帮着家里做事,在妈妈面前也总是开心的模样。仝海珊去支援的第二周,儿子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妈妈去武汉》,石磊把文章发给仝海珊看。文章中儿子写道:“我的妈妈是我心中的榜样、英雄。”看到这儿,操劳一天终于可以休息的仝海珊悄悄红了双眼。

石磊的儿子正在写关于妈妈的文章

3月22日,仝海珊所在的医疗团队终于凯旋而归。满心欢喜以为妈妈会马上回来的儿子,当和仝海珊视频得知她还需要隔离一段时间才能回家时,竟然第一次哭出声来,说道:“妈妈我好想你,你赶快回来吧,我好想你啊。”仝海珊迭声说:“孩子,我也好想你,我好想你们。”她心疼地问儿子为什么之前从来不说想妈妈的话,儿子抹抹眼泪说:“我之前不敢跟你说,我怕你心里挂着我,吃不好睡不好,影响身体,其实这一个月我一直很害怕,我好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从一个屋檐下,到相隔1643公里,电话两端的牵挂并未因距离而拉远,反而因思念而更加浓烈。从小家到大家,从敬职到爱国,这个小小的家庭,用逆行,用坚守在两个不同战场上共同谱写平凡人的史诗。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电话两端的人们,终于得以团聚。

编辑:李东军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行业要闻

业内纵览

企业传真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20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谢绝未成年人浏览。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