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管理视窗 -> 党建工作

编者按:

科技兴则行业兴,科技强则行业强。在行业近40年的发展历程中,科技人才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推动着行业不断发展壮大。其中朱尊权、袁行思两位行业科技泰斗即是典范,他们不畏艰辛、奋力探索,他们求真务实、矢志创新、拼搏奉献的精神,照耀我们前行的道路。让我们以他们为榜样,从他们身上汲取前进的力量,接过他们的接力棒,为行业高质量发展继续奋力拼搏。

  朱尊权: 此生只为国家谋  大师精神励后人

作者:本刊记者 毓敏/文  来源: 《中国烟草》2019年第16期 总第655期 第36-38页 2019-08-15
分享到: 更多

他回国时,新中国的烟草事业正艰难起步。

他离开时,现代化的中国烟草已星光璀璨。

半个多世纪里,他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了祖国的烟草科技事业,他带给中国烟草的不仅仅是一项项意义重大的科研成果,更是老一辈科学家深沉的家国情怀、严谨的科学态度、高尚的奉献品格和超凡的人格魅力,是永不磨灭的精神力量。这种精神激励着中国烟草人弘扬爱国主义情怀,激发使命担当,建功立业新时代。

朱尊权将毕生精力献给祖国的烟草科技事业    /本刊资料

他就是已故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州烟草研究院名誉院长、我国著名烟草工程科技专家、中国烟草科技事业的奠基人和引路人——朱尊权先生。

家国情怀赤子心  矢志不渝烟草情

“祖国解放了,新中国建设需要一大批知识分子……”

1949年,当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大洋彼岸,在美国顺利完成学业并被国际烟草专家留任烟草研究室助理研究员的朱尊权,内心再也无法平静。

“中国农业落后,中国烟草业更加落后,要想改变,必须有一大批人去学习专业知识……”十多年前报考大学选专业时的初心,又开始在他内心激荡。

“梁园虽好,非久居之乡。”尽管美国科技很发达、生活条件很优越,但他清楚地知道,这里只是人生的驿站。“只有把个人的理想追求与国家的发展、民族的富强紧密结合在一起,人生才更有价值、更有意义!”

一种根植于中国知识分子血脉的家国情怀,强烈地呼唤着他:“归去来兮!”

1950年,朱尊权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毅然放弃在美国的优厚待遇,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历经艰难,回到新中国的怀抱,来到当时作为中国卷烟工业中心的上海。

这是一次饱含情怀的转身。此后,他的名字就与祖国的烟草科技事业紧紧地连在一起。这一年,他31岁。

彼时,重获新生的上海卷烟工业正值用人之际,朱尊权的到来,于其而言,犹如久旱逢甘霖。作为海外留学归来的技术人才,朱尊权很快就担当大任。为了体现国营企业在卷烟工业领域的领导地位,中央领导多次提出:“一定要生产中国人自己的最好卷烟品牌!”朱尊权进入卷烟配方研究小组,经过3个月的精心研制,样烟配方顺利完成,新中国第一个高级卷烟“中华”牌卷烟诞生了!

正当欢欣鼓舞时,一个新问题又摆在朱尊权等科技人员的面前:“中华”核心原料问题。

“坐吃山空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只有自力更生,研究全新的配方,以国产烟叶逐步代替进口烟叶,才是解决‘中华’口粮问题的唯一出路。”朱尊权再次承担起这一重任,他研究用国产烟叶替代进口烟叶和人工发酵技术,实现了中国人用国产烟叶制造自己的高档卷烟的梦想!

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朱尊权就是这样一步步地攀登在烟草科技的道路上。

从“中华”品牌配方的研制,到国产烟叶替代进口烟叶的成功突破;从组织制定适合国情的“16级烤烟国家标准”,到改进烟叶种植农艺措施、研究开发优质烟叶生产技术和烘烤工艺及白肋烟晾制工艺;从新中国烟草科技人才的重点培养到积极推动中国烟草参与国际间烟草学术交流活动;从研制中国第一支低焦油混合型卷烟,到积极诠释中式卷烟的理论内涵……他坦言:“我这几十年就是在不停地解决问题。原料、烟叶、种植、加工,直到今天的减害处理。我感觉每遇到一次新问题、每解决一个新课题时,是最难忘的时刻。”

拳拳赤子报国心,不负时代堪大任。半个多世纪以来,朱尊权以敏锐的思维、超前的意识,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躬耕于我国烟草科技第一线,以渊博的知识和超凡的智慧解决了一系列关键技术难题,以自己的远见卓识提出了许多富有创造性、前瞻性的意见建设,填补了我国烟草科技领域的许多空白,极大地提高了我国烟草科技水平,使中国烟草在国际烟草业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生探索不息 毕生报效不止

“I do hope that in another twenty years, 2028, CORESTA will meet in China again and I certainly would be here welcoming you .”(我真心希望20年后,也就是2028年,CORESTA大会仍能在中国召开,我一定还会在这儿欢迎你们。)

2008年11月,国际烟草科研合作中心(CORESTA)大会上,朱尊权被授予CORESTA奖,这是CORESTA最高奖,通常用以表彰终生致力于烟草科学研究的国际知名科学家。

当满头银发、精神矍铄、已经89岁的朱尊权以上述一段话结束他的获奖感言时,与会的中外专家学者全场起立,掌声经久不息。那是对他毕生耕耘于烟草科技园地的敬佩,同时也是对中国烟草科技成就的肯定。

“人生暮年时,夕阳催奋进。”朱尊权身上不仅有老一辈科学家那种涵养深沉的家国情怀,也同样具有“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奉献精神。

1984年,65岁的朱尊权光荣入党。入党带来的不仅是荣誉,更是责任。他说,“今后我应该用较多的精力考虑烟草行业现代化的重要科技问题……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同志的最大心愿是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这也是我的心愿,而且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朱尊权是这么想的,更是这么做的。在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凡涉及中国烟草的“第一”“首先”,几乎都有朱尊权的足迹和身影。

1986年到1988年,1996年到1999年,尽管已经退居二线,朱尊权仍先后两度挂帅出征,与国际烟草专家左天觉一起组织开展中美合作改进中国烟叶质量和开发优质烟叶的试验项目,两位老人从花甲到古稀,从地势平坦的中州大地到险峻陡峭的云贵高原,不畏路途艰辛,长期深入农村烟田调查研究,找寻影响中国烟叶品质的主要原因,为改进和提高中国烟叶质量作出了积极贡献。

1997年,为烟草行业发展作出卓越贡献的朱尊权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首位中国烟草行业中走出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我喜欢出发/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风再温柔……”

2002年,已经耄耋之年的朱尊权再次出发。在19天的时间里,他奔赴全国6个省区市,行程万余公里,参观考察了17块烟田、4家烟厂、4个技术中心、4个科研院所,召开了14次座谈会。在福建烟区,他将新烤好的烟叶放在鼻端轻嗅以感觉其香味,放在脸上轻擦以感觉其油分;在湖南烟区,在刚下过大雨的泥泞烟田,毫不犹豫的朱老一脚踏进烟田……这次的考察报告为中国烟草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有重大意义的建设性意见。

200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凭着敏锐的洞察力,朱尊权决定利用院士专项经费组织羊栖菜多糖的研究开发。经过几年的研究,郑州烟草研究院在利用海洋生物改善烟草制品品质方面获得了3项国家发明专利,并成功实现产业化。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为了解决大品牌卷烟的原料保障问题,2009年,90岁高龄的朱尊权,提出并主持“提高上部烟叶可用性及在大品牌应用的技术研究”项目。项目开展期间,朱尊权多次到河南等地的烟田进行实地考察,召集近20余次座谈会、研讨会,主持项目启动会、中期总结会,两次前往国家局介绍项目进展,多次在不同场合和平台宣传、倡导项目的开展。

无论是在夏日炎炎的烟田,还是在现代化的评吸室,耆寿之年朱尊权与年轻人并肩作战。郑州院的领导们担心他身体吃不消,他诚恳地说:“你们别担心,只有这样充实地工作着,我才觉得活力无穷。”然而,2011年4月,他还是累倒了。躺在病床上,他最挂念的还是手头的项目。他多次召集人员在病房开会,一开就是好几个小时,好心的护士多次打断他们,请求老人家多休息,而他却说:“项目上的问题不解决,我哪里有心思养病呀!”

2012年,朱尊权已经病重。在生病住院的每一天里,他都坚持在病房里走动,他希望某一天能回到工作岗位。他曾说:“如果我不能工作,对国家没了贡献,那就生不如死。”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为了中国烟草科技事业,朱尊权奉献了一生!

淡漠名利真境界  大师之大更在德

大师之大不仅仅在于学术之大,更在于品德之高。

朱尊权广受尊敬和爱戴,不仅仅在于他取得一系列烟草科技成就和对烟草事业的贡献,更在于他一举一动尽显学者的风度和涵养,处处闪耀着人格魅力和光芒。

1997年,刚听到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消息时,他淡淡地说:“这是机遇巧合。”后来他反复说:“这项荣誉应该属于多年共事的集体。”这是他的淡泊名利、宁静致远。

为了在2008年CORESTA大会上完美呈现演讲内容,他精心准备,并在会议召开前的几个月里一遍遍地对着复读机练习英语发音和语调。那是他的严谨治学和精益求精。

对待学生,他只有鼓励和关怀,从不用教训的语调,更不会嘲讽挖苦。这是他的言传身教、虚怀若谷。

90岁寿辰时,他说:“如果还能为烟草行业、为研究院、为中国烟草科技进步再作新贡献,企盼2019年再相聚!”这是他的勤勉敬业、不懈追求。

他并不十分富有,却屡屡向“希望工程”“春蕾计划”以及遭受突发灾害的群众伸出援助之手。这是他的广施善心、仁慈博爱。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面对人生坎坷和旁人的不理解,他说:“喜欢自己所选择的事业,就够了,就如愿以偿了,就此生无憾了。”这是他的坚定信念、矢志不渝。

每一个与他交谈过的人都不会忘记他慈祥的眼神与和蔼的表情;每一个去过他家里的人都不会忘记他送客时亲自送到门口双手拱拳的真诚;每一个与他共过事的人都会时刻铭记他待人处事的公道与正派。与朱老接触越多,对他的敬重和仰慕就越深;对朱老的了解越深,越觉得他是一名学者、智者、仁者。

2012年7月16日,这是一个让人无比痛心的日子,朱尊权永远离开了挚爱并为之倾尽了毕生心血的烟草科技事业。

斯人已逝,遗泽犹存。“每当感到浮躁想要松懈或敷衍时,朱老那白发苍苍端坐着演讲的身影就出现在脑海,时时鞭策我要谦虚、要勤奋、要严谨!”

作为中国烟草业的科学巨匠,朱尊权不仅为我们留下了彪炳史册的科学成就,同时还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他的榜样力量,他的人格魅力,他的高尚和纯粹,他的精神光芒永远照亮后人前进的道路。

追忆,是为了更好地前行。让我们学习榜样精神,传递榜样力量,守初心,担使命,继续全力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以优异成绩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栏目责编/刘海文 l_haiwen@sina.com)

编辑:刘世强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市场营销

金叶家园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19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谢绝未成年人浏览。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