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烟草资讯网 
国家烟草专卖局主管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主办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资讯中心 -> 专题报道 -> 2019年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 榜样的力量

  袁行思: 俯首科研 行高思远

作者:本刊记者 沙鑫/文图  来源: 《中国烟草》2019年第16期 总第655期 第39-40页 2019-08-15
分享到: 更多

在后辈眼中,他是引领烟草科学技术工程化的先行者,推动一项项实用技术走出实验室,深深改变了中国卷烟工业的面貌;

在同事眼中,他是烟草现代化研究体系的探路者,致力于郑州院学科体系架构建设,对打造行业科技创新的“强力引擎”居功至伟;

在学生眼中,他是真正的学者,扎实严谨、谦虚低调,总是以春风般的关怀,提携后进、育人培才。

他就是郑州烟草研究院原院长袁行思,一位从事烟草科研60年的中国烟草人,一个有着37年党龄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作为见证了新中国烟草科技从无到有、由弱变强的亲历者,袁行思的个人经历之中,同样激荡着行业蓬勃发展的历史脉动。

六十年耕耘不曾歇,一甲子奋斗未有止。从当年青丝遍首,到如今华发丛生,时光在他脸上铭刻了沧桑,也将他与烟草科技的一世情缘深深写入了心底。

艰辛求索  白手起家填“空白”

袁行思与烟草行业“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1957年的秋天。时在原食品工业部工作的他,参与了天津卷烟厂制丝车间除尘系统的设计工作。

次年,袁行思服从组织安排,进入轻工业部下属的烟草工业科学研究室工作。自此,从上海到郑州,从研究室到研究所再到研究院,袁行思在这方舞台上施展着才华,留下了一连串闪光足迹。

斯时,新中国成立已近十载,卷烟工业却还在“吃老本”。“国内当时最先进的设备,还是20世纪40年代的。”回忆起行业初创的窘况,袁老感慨良多。在20世纪50年代初,国外已研发了卷烟加装过滤嘴工艺,以提升抽吸舒适感。国内则一无设备、二无技术,过滤嘴卷烟产品独付缺如。

郑州烟草研究院原院长袁行思

为改变这一现状,我国从德国引进了两台过滤嘴接装机。在对进口接装机消化吸收的基础上,袁行思等人完成了全套设备图纸的测绘工作。1969年,第一代夹钳式滤嘴接装机YJ21面世,一举填补了国内接装机生产的空白。

进入20世纪60年代,烟草工业科学研究所开始研制打叶机,以代替效率低、质量差的抽梗机。其中,袁行思负责风分部分设备的研发。

当时研究人员能得到的资料只有几张国外机器的广告照片,仅能从外观出发结合原理自己琢磨。几经求索、几易其稿,袁行思与同事们历经1年多艰苦努力,终于完成了风分设备设计。

随后,整套打叶机组设备在杭州卷烟厂验证生产,证明打叶机不仅原料消耗低,而且烟丝长短合适、掺和均匀。自此,打叶机开始取代抽梗机,成为当时各卷烟厂的“标配”。

20世纪70年代,原料匮乏成为了行业面临的严峻问题。受当时技术水平所限,卷烟工业生产中有7%~10%的原料会变成碎屑和废料,造成大量原料浪费。研究经济高效的“烟草薄片”技术,成为一项焦点课题。

1975年,袁行思赴日本考察,看到了日本企业用辊压法制造烟草薄片的技术。他敏锐地意识到,辊压法将烟末和废料混合制成烟草薄片,工艺较简单,设备制造相对容易,符合我国当时国情。他想深入了解,却被对方礼貌回绝。

“别人能做,为什么我们不能?”袁行思有着那一代科学家特有的韧性,没有机器,那就自己造,一切从零开始。最终,研究小组克服了配方、混合、压片等难题,研制出90公斤/小时的辊压法薄片生产线设备,实现了碎末废料的有效利用。这项技术大大缓解了原料紧张问题,并荣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锐意求新  砥柱中流逐浪高

改革开放春风劲吹,“向科学技术现代化进军”的口号,开启了一个属于科技创新的新时代。

1981年,袁行思参加全国出国统考,被录取后赴美国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学习。鲜为人知的是,他同时还收到了一份来自英国某著名大学的来信,邀其前往学习。权衡再三,他还是选择了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大学做学术固然好一些,但我觉得去外国企业能学到更实用的东西,帮助行业尽快发展。”质朴之言,尽显担当。

回国后,内心澎湃的袁行思写下了《美国菲利普·莫里斯公司考察学习札记》,对美国卷烟产品及其趋势、低焦油卷烟生产、卷烟机、打叶机和打叶复烤等进行了详细介绍,特别指出了我国当时卷烟工业的薄弱环节和改革方向,即研制新式卷烟机和打叶复烤改革。

彼时,袁行思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1983年起,他开始担任烟草工业科学研究所所长。1988年“所改院”后,任首任院长,还曾担任中国烟草总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我当领导不太称职,自己是搞技术的,更多心思和精力还是在技术研究上。”他从没把自己看成领导,始终战斗在“创新一线”。

打叶复烤,这个20年前就萦绕袁行思心间的课题,此时再次被摆上了议程。“对整洁工业生产环境和提高加工质量而言,打叶机只能治标,打叶复烤建设才是根本之举。”这是他一贯坚持的理念,但在当时却也遭遇了一定阻力。

“打叶复烤,涉及复烤厂和卷烟厂以及流通环节等一系列问题。开始阶段,卷烟厂势必同时用两种不同形式原料,生产不是简化了,反而复杂了。”当年与袁行思共事过的研究人员王宏生介绍。

关键时刻,袁行思顶住压力,一面积极争取到了国家局、总公司支持,一面带领科研人员树立信心、抓紧研究。随后,课题组在云南楚雄卷烟厂开展了对自主设计打叶机、片烟复烤机、烟梗复烤机、预压机等设备和工艺技术的工业性论证。

1986年,新打叶复烤生产线研发完成并通过鉴定,片烟质量明显优于此前水平,生产效率也明显提高。1989年11月,总公司科技委将打叶复烤列入行业技改规划,在全行业推广。及至20世纪90年代,打叶复烤实现了全国覆盖,国内卷烟厂、复烤厂的技术基础提升到国际水平。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除了潜心钻研业务,袁行思还不忘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推动行业科技不断进步。

制订40级烤烟标准,制订卷烟国家标准,研制用于烟气研究的吸烟机……从1983年到1994年,在袁行思的大力推动下,郑州烟草研究院产生了一批有影响的科研成果。

与之同步,在袁老的主导下,郑州院学科体系和架构也不断完善:建立中国烟草标准化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站,即为国家烟草质检中心和中国烟草标准化研究中心的前身;组建烟草工程设计领域,成为行业技改设计的主要力量;建立香料研究室,成为目前郑州院主要研究领域之一;推动烟草化学研究从以检测为主向以研究为主转变,奠定了烟草化学研究的坚实基础。

一项项具有开拓意义的建设,让郑州院逐步搭建起现代化研究院的框架,真正成为行业科技创新的“强力引擎”。

1999年,袁行思退休。桑榆未晚,为霞尚满天。郑州烟草研究院306-1办公室,仍是他坚守科研的“阵地”。《中国烟草学报》主编、“中式卷烟制丝生产线”重大专项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卷烟增香保润”和“超高速卷接包机组研制”重大专项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退而不休的袁行思,还曾长期承担着一系列重要职责。特别是在2008年,袁行思亲自参与了郑州院提出的《烟草及烟草制品箱内片烟密度偏差率的无损检测电离辐射法》项目立项工作,随后该项目被国际标准化组织批准发布,实现了行业制定国际标准“零”的突破。及至2018年7月,袁行思才彻底从科研领域退休。同年10月,CORESTA(国际烟草科学研究合作中心)向袁老颁发了终身成就奖。此前,我国只有朱尊权院士获此殊荣。这,正代表了世界烟草科技界对这位资深科学家的高度认可。

俯首创新六十载,一生不舍金叶情。回顾科研路,“集体”是袁行思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对于种种奖项,袁老始终感恩于行业提供的大平台。

“搞研究的都是团队、集体,离不开时代和行业平台,不是个人的功劳,只是我正好处在这个时间段里。”袁老总是这样谦虚地说着。

唯其谦逊,方显其当之无愧;唯其无私,更见弥足珍贵。乐于奉献、艰苦奋斗、淡泊名利——袁行思身上老一辈科学家的精神风貌,必将与他那一项项改变行业发展面貌的科研成果一道,被行业科技工作者深深铭记、代代传承。

(栏目责编/刘海文 l_haiwen@sina.com)

编辑:刘世强

苹果客户端
安卓客户端
微信官网

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专题报道

市场营销

金叶家园

中国烟草资讯网
Copyright© 2004-2019 echinatobacc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烟草》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ICP备案号:京ICP备0503342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01号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谢绝未成年人浏览。
中国烟草资讯网提醒您:吸烟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