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烟草资讯网>《新烟草•旺铺》杂志>商行天下>正文
  沈阳 “东方鲁尔”的工业路
    来源:《新烟草·旺铺》2009年第1期   
 

沈阳建城已有将近2300年历史,素有“一朝发祥地,两代帝王城”之称。穿越两千多年历史的沈阳,曾经数度易名。早在西汉时期,沈阳已具有城市轮廓,那时称为“侯城”。唐代改称“沈洲”。直到元代重建土城,由于地处沈水(浑河)之北,以中国传统方位论,即“山北为阴,水北为阳”,故改沈洲为沈阳。公元1625年,后金迁都于此,更名盛京。此后皇太极建立清王朝,并以“奉天承运”之意在沈阳设奉天府,因此沈阳又别名“奉天”。

由于清朝早期的崛起壮大,“盛京”声名远播,传到了西方国家,以至于相当时期里西方人只知道有盛京而不知道有沈阳,在他们绘制的地图上都用盛京来标注沈阳这块地方。后来伴随着辛亥革命、张学良东北易帜、“九·一八”事变的爆发,市名反复更改,数经周折。直到抗战胜利,“沈阳”这个名字才重新登上舞台。

本期商行天下由沈阳市烟草专卖局(公司)大力协助

闯关东:一代人的光荣与梦想

张冬梅/文图

翻开沈阳的历史扉页,不能不提到“闯关东”,它是扉页上面记载着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山海关古称榆关,从古至今都是中国内地通往东北地区的交通要道。山海关以东,也就是东北地区,在明朝以后又俗称为关东。“闯关东”中的“关”,指的便是山海关。“闯关东”是17世纪至20世纪的中国内地向关东移民运动的一种俗称,山东、河北、河南、山西等省的流民,或为生活所迫,或为关东物产所诱,筚路蓝缕地“闯关”或“渡海”前往关东地区艰苦创业。直到20世纪30年代,由于“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侵略,向东北地区移民浪潮才有所消歇。纵观这段历史,其移民数量之众、规模之大、历时之长、影响之巨堪称中国最大的移民运动。

千百年来,中原人想起东北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如狼似虎的辽兵、金兵、八旗军,肆虐千里的北风冰雪,一年里长达六个月的酷寒……如此苛刻的环境,为何吸引了关内流民源源不断地输入?

顺治元年,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从盛京(今沈阳)起驾,迁都北京。满清入关执政,带走了将近90万人口,致使原本就是地广人稀的东北十室九空。大片土地荒芜,原本的豪宅门可罗雀,只有盛京城等一些大的城镇,尚能见到往日的繁华。

入主中原,却有可能荒了祖地,这是满清统治者不愿意看到的现实。于是政府颁布条例,鼓励关内人民出关开垦土地,并分配给移民耕地、种子、口粮等。在这样优厚的条件下,山东、河北等地的流民蜂拥而至。据祖辈流传下来的说法,当时进入东北很容易,或从山海关往东,或从山东半岛往北,顺路走顺水漂,见哪块地肥,见哪片林子茂盛,就在附近安营扎寨,也可以在迁徙人家的空房子里直接住下。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流民涌进东北,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东珠、貂皮从长白山、松花江运出,流向南方的城镇。

在1743年(乾隆八年),东北移民不足10万人,而到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东北地区的移民人数总计已达131万之多。这些进入东北的流民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难民,他们衣衫蓝缕,挺着饿瘪的肚子走出山海关,看到的只是一片片荒凉广袤的黑土地。然而他们在这里扎根、耕耘,白天外出劳作,天黑干点私活,仅仅几十年光景,他们中大多数人已成了家有良田、仓廪充实的农户。

就在清政府迁都北京这一年,山东黄县单文兴、单文利兄弟来到盛京,在四平街(今沈阳中街),开了沈阳第一家商铺——“天合利”丝作坊,他们跨行经营,发展迅速,先后在法库、辽阳、营口、吉林等地开设分店48家,店房总计400余间,清朝末年达到鼎盛,其规模之大、货物之全,超过了奉天城所有商家,故有“先有老天合,后有奉天城”之说。

“老天合”丝作坊只是沈阳古代商业的一个缩影。在沈阳中街的历史上,如此家喻户晓的老字号比比皆是。

明朝末年,辽东开原、广宁、抚顺的马市贸易繁荣,沈阳位于三大马市中心,商品经济得到飞速发展。后金迁入以后,对明朝所筑砖城进行改建扩建,按照中国历史上流传的“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即王宫左是祖庙,右为社稷坛,正面朝南,后设市场)的说法,将原来的“十”字型两条街改为“井”字型4条街,其中便包括了中街。

当时的中街叫做四平街,街道上是一派商铺林立、人流如潮的繁盛景象。四处竖立着金店、丝房、烟麻、杂货等各行各业的商号,仅清代时路南路北商号就有25家。有人将这里形象地喻为“流金的路,淌银的街”,四面八方都是滚滚而来的财富:小西门一带以钱庄、银号为主,是当时金融业荟萃之地;小东门一带堪称杂货一条街,在街两端的钟鼓楼附近,商贩多经营鞋帽、服装、布匹、绸缎;小南门以饮食为主,餐馆鳞次栉比,街头小吃摊子遍地开花;大东门则多卖铁木杂品。

据史料记载,在20世纪20年代,中街从事商业活动的人员有7000多人,总资金近800万现大洋,是旧中国东北商贾的鼎盛时期。当时中街上的老字号幡旗高扬,例如最大的百货商店——吉顺丝房;最大的钟表眼镜店——亨得利;最大的药房——天益堂;最著名的毛笔店——李堪章;最小的洋货店——同益成。

与中街齐名的太原街,也有一百多年历史。1898年,沙俄强行将沈阳站附近地区租用为“铁路用地”,逐渐形成另一个商业中心——太原街。当时的太原街叫“西四条街”,全长3950米,其中以北起中山路、南至中华路这571米长的地段最为繁华。日俄战争爆发以后,日本商人纷纷到沈阳来办商店、开工厂,人数与日俱增,规模逐渐浩大。及至1941年,太原街一带的外国商号共有117家,其中,日本商号就多达114家,另外3家分别是印度大隆洋行、前苏联秋林公司、若路陶拉文具店。而中国人开设的商号仅有两家:中和茶庄、老精华眼镜行。1946年3月国民党军队进驻沈阳以后,太原街的商号纷纷倒闭,商业区沦为破烂市场,满目疮痍,一派萧条凄凉的景象。

沈阳解放以后,商业经济全面复苏,太原街上十几家国营大型百货公司拔地而起,诸多私营的零售商店也相继开张,车水马龙,行人熙攘,呈现出空前的繁荣兴旺景象。

直至上世纪80年代末期,沈阳市还是中国继上海、天津、北京之后的全国第四大城市。但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南方城市市场经济的大发展,民营经济的新崛起,计划经济色彩浓厚的辽宁省老工业基地经济发展受到严重阻碍,城市综合实力排名一度下跌到全国第23位。

2003年,国务院成立了东北办,“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进入了实质性阶段。在这5年期间,沈阳经济得以迅速复苏,除了政府力量以外,民间资本、市场体系也在其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据统计,目前共有40多万南方民营企业老板在沈阳经商,可以说,这里已经成为南资北上的聚焦之地。在南方商人触及的各个行业中,温州人经营的五金机电产品覆盖了沈阳市场的70%,南塔鞋城70%的品牌鞋都由温州人代理。2007年,在沈阳近200万外来人口中,就有40万人是到此经商的,其中包括10万浙江人和1万韩国人。

南商北上,东往西来,如今的沈阳又像当年一般,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关内人蜂拥而至。有学者将这种现象称为“新一轮闯关东”。不同的是,三百多年前的流民赤手空拳来到这里,在茫茫的黑土地上拓荒创业;而今的商人,则是携带着充沛的资本和丰富的市场经验而来,与这里雄厚的重工业基础和不甘落于人后的庞大产业工人结合在一起,缔造着沈阳新的辉煌!

 

工业重镇的复苏路

王树才/文 张冬梅/图

东北三省是富饶的,这里是共和国的粮仓,更是重要的能源和工业基地。据资料显示,东北三省原油产量占全国40%,农业商品粮占全国的1/3,木材产量占全国的50%,汽车产量占全国的25%,其中重型卡车的产量占全国的50%,船舶的产量占全国的1/3,重型装备制造业和重要军品生产的地位十分突出。倘若从山海关一路北上,坐在列车里,会经常看到迎面开来的一列又一列满载着原木、粮食、原油、钢铁、汽车、煤炭……的列车,由关外开往关内。每天不知有多少这样的物资运往全国各地。

辉煌 马达轰鸣下的荣耀

鳞次栉比的厂房,摩肩接踵地厂厂相衔,一直向城边铺展而去。载重汽车潮水般地拥满宽宽窄窄的道路,游龙一样的火车满载钢铁、机床、电缆、油罐、轮胎沿着通往各自工厂的铁路专用线,进进出出。这是在任何地方都难以见到的震人心魄的独有景观。

东北老工业基地主要形成于我国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当时完全是出于国家战略角度的考虑,将苏联帮助我国建设的156项重点项目中的58个安排在东北三省,这些重点项目主要集中在机械、石油、化学和冶金等行业。“一五”和“二五”期间,国家在东北三省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高达300多亿元。同时东北地区围绕“一五”、“二五”的重大项目,又投资基础建设资金300多亿元,建成了各类国有企业5600多个,涉及8大部门,30多个行业,工业体系更趋完善,老工业基地基础更加牢固。在这之后,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根据发展的需要,仍然在投入,一直到1985年前后。

而作为东北地区经济、文化、交通和商贸中心的沈阳,在我国的工业发展史中,绝对是一个记载着光辉历程、分量厚重的城市。自建国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沈阳就是东三省最重要的重工业城市。众多大型国有企业为共和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它们是胸前缀满勋章的功臣。

沈阳的工业历史相当久远。早在清代光绪年间的1898年,驻守当时盛京的一位将军就建立了“奉天机器局”,铸造银元。此后,沈阳大东边门出现了引进机器建立工厂的热潮。著名爱国人士杜重远创办的中国第一个机械制造瓷器的公司,竟然将日本同类产品挤出了市场;到1920年前后,这一带的大小官办民办工业企业达到600多家,不仅生产军械,还有大量民品。1929年,位于这里的迫击炮厂,居然生产出了65马力载重1.8吨的载重汽车,这是中国自行生产的第一台载重汽车,这在中国的汽车制造历史上可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新中国建立以后,工业依然是沈阳的骄傲。在“一五”大建设时期,沈阳获得了高于上海、天津的中央拨款,得到了全国各地的人才支援,得到了占全国比例相当重的重点项目和援建项目,99家大中型国有企业落户沈阳,特别是集聚于这个城市的铁西区。经过多年的重点建设,沈阳形成了以机械工业为主,涵盖机床、重矿设备、通用机械、电力机械、冶金、化工、纺织、轻工、建材等众多工业门类的综合性工业体系,素有“共和国装备部”、“共和国长子”之美誉。许多工厂无论技术还是设备都是国内最先进的,在国内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天安门城楼上的国徽、第一台车削普通机床、第一台50万伏超高压变压器、第一台125万吨挤压机等“共和国第一”都在这里诞生,仅沈阳重型机械厂就创造过70个“全国第一”。正是这些“第一”成就了沈阳工业的辉煌。

困境 梦魇一样的“阵痛”

1996年11月,沈阳拖拉机厂召开了一次各路债主大会,会上给每人发了一根香肠以示安慰后,这个生产出中国第一台拖拉机的大型国有企业宣布破产了。有人嚎啕大哭:“我这根香肠就值100万吗?”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国家逐步取消了计划调拨和价格管制,放开了产品市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企业自然也被彻底地推向了市场。这时,大型国有企业多年积累的“痼疾”显露出来。曾经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创造过骄人业绩的沈阳工业,在市场经济的大潮前,在产品结构单一、技术落后、冗员集聚的重负下,变得百病缠身,难以跟上时代的步伐。昔日引以为豪的“马达声声、铁锤阵阵”,成了沈阳人肩上沉重的包袱。

“开资没有号,工作没手套,洗手没肥皂”,此时,大多数国营企业就像顺口溜说的这样,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最困难时期,沈阳铸造厂、沈阳机床三厂、中捷友谊厂这样的拥有成千上万工人的大企业,账上几乎没有现金。鼎盛时期拥有3万多工人、生产出过新中国第一台5吨锤、第一台水压机、第一台球磨机、曾被称为“中国重机工业的摇篮”的沈阳重型机械厂,从1999年开始到2001年,工人工资等级无论高低,每月只发300元。工人自嘲是“三资企业”——只有新年、春节、国庆节才能发三次全额工资。

赫赫有名的北二路,曾经有37家大型国有企业坐落于此,它们创造了共和国工业史上350多个第一。但是从1995年至2003年,这条街道却有了另外两个名字:“亏损一条街”、“下岗一条街”。大部分企业破产的破产,关门的关门,没有一家盈利。仅2000年,北二路一年发生下岗工人封堵道路事件多达127起……

2002年,一组数据可以清晰地反映出沈阳老工业基地面临的巨大困境:30多万产业工人,近半数丢了饭碗;1100多家大中型国企,大多数债务沉重,资产负债率高达90%以上,欠银行债务260亿元,拖欠职工工资、生活费、医药费、采暖费、集资款、社会保险费等达35亿元。

为帮助这些国有企业解困,从1986年到2002年年初,国家各级财政共投入资金约350亿元,但仍解决不了问题。

2003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若干意见》,就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作出系统部署、制定专门政策。一场新的“辽沈战役”打响了。

东搬西建 突破重围演“奇迹”

“华南人富了,华东人富了,该轮到我们东北人了。”2007年,流行于沈阳的这句话,丰富的含义和感情也许只有沈阳人才能真正体会到。

困境往往能激发人的创造力。面对“向上要不来钱,向银行借不来钱”的境地,如何让濒临破产的企业起死回生,让数十万工人重新就业,成为辽宁省、沈阳市大小会议绕不过的议题。

一个实际情况是:当时的铁西区积累了近1000亿元的工业资产,聚集着沈阳市45%的科技人才,拥有深厚的工业文化积累和大量的产业大军;而与之相邻的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具有政策优势、开放优势、体制优势和资金优势,同时,拥有广阔的工业发展空间。然而,多年来,由于体制的障碍,两区在各自的轨道上缓慢前行,各自所拥有的巨大的优势,在彼此的封闭中逐渐被忽略。

经过充分论证,2002年6月,沈阳市政府做出铁西区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合署办公、成立铁西新区的决定。同时,铁西区政府开始组织实施企业重组、“东搬西建”工程。

沈阳铁西铸造博物馆

“东搬西建”,就是将老铁西的工业企业搬至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力推进企业机制转换,使新厂轻装上阵,并拥有足够的资金进行技术改造和设备升级。然后,将位于城市中心的老铁西企业土地置换成商业用地,用出售土地的差价收益,解决原厂债务和职工安置问题。当时,市郊开发区的地价仅为200元~300元/平方米,而铁西老城区的地价高达1500元~2500元/平方米,巨大的土地价差为企业搬迁改造提供了可能。

但“东搬西建”之难超乎了人们的想象。铁西开始选定的搬迁范围是与北二路交叉的兴工街,因它邻近商业区,地价升值快。坐落在兴工街的化工机械厂和第二开关厂被列入第一组搬迁项目。两个企业的职工抵触情绪很大,听到要拆迁的消息,工人们纷纷组建了“护厂队”,不准工作人员进厂。但最终能打动工人的只有一句话“搬是唯一的出路,不搬只有死路一条”。在做大量说服解释工作的同时,铁西区政府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筹集资金,优先解决企业拖欠的职工工资、医药费等。经过多次商谈,企业终于与政府达成了搬迁协议,土地由政府挂牌出让。

有人说,沈阳老工业基地改造主要解决了五大问题,即工业怎么摆,企业怎么改,包袱怎么甩,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统计显示,截至2007年底,铁西共搬迁企业239户,腾迁面积7.4平方公里,获得土地收益142亿元。其中35亿元用于解决国有企业历史遗留问题,77亿元用于支持企业发展,30亿元用于城乡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搬迁,86户破产企业彻底退出市场,258户中小企业放开搞活,189户大企业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在搬迁与改造的同时,铁西区先后提供和开发就业岗位13万个,解决了15万人次的失业人员就业和再就业。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东搬西建”中,企业搬迁不是简单的位移,而是企业重组和“版本”升级。沈阳机床集团就在搬迁中尝到企业重组“甜头”,该集团由沈阳第一机床厂、第三机床厂和中捷机床厂3个企业整合而成,2003年企业销售收入仅为22.4亿元,2007年则突破了100亿元,目前已跻身世界机床10强行列。沈重集团则在搬迁中实现了“版本”升级,2007年8月,通过收购德国维尔特公司,该集团掌握了盾构机的核心设计和制造系统集成技术,成为国内第一个能够设计制造全部3种盾构机的企业。

“东搬西建”的创举,逐渐让饱受破产危险折磨的企业,慢慢恢复了正常生产,昔日轰鸣的机器声和工人脸上的笑容,重新让这个城市焕发了活力。“合并”后的铁西新区,聚集了沈阳市70%以上的工业固定资产、80%以上的大中型企业、65%的产值、70%的利税,堪称“工业航母”。现在,铁西工业产值以年均30%的速度增长,2007年各项主要经济指标都是2002年的4倍以上,是辽宁省当仁不让的第一强区。

2007年6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振兴东北办命名沈阳市铁西区为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暨装备制造业发展示范区。这在全国是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工业区。

2007年6月25日,铁西新区与沈阳细河经济区再次重组,形成了面积达484平方公里的中国最大的重化工业基地———沈西工业走廊。

 

“走南闯北,还是俺们这疙瘩好!”

王树才/文 张冬梅/图

上海楼高得看不到顶,北京大得走不到边,青岛的路爬坡累……63岁的老范说,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他还是最喜欢家乡沈阳。

老范名叫范世忠,沈阳市一名零售商户,商店里主营烟、酒、茶,还帮着儿子打理一家演出经纪公司。在老范眼里,沈阳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街道,他觉得沈阳马路宽,比天津、上海的马路都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老范家附近的几条街道“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汽车一过,烟尘一分钟左右才能散尽。如今,沈阳主要街道“日新月异,一天一个样。”这些变化更多地渗透进了他的日常生活中。比如好久没去的一家饭馆,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条马路;一个小胡同几个月时间成了车辆川流不息的城市主干道。“有点像变形金刚,一眨眼就认不出来了。”

沈阳故宫

这座工业城市,留给老范最深的记忆是工人和工厂,以及与此有关的变迁。中捷友谊厂始创于1937年,20世纪50年代,更名为中捷人民友谊厂,并成为当时国内规模最大的机床制造厂之一,鼎盛时期仅工人就有1万多人。老范就在这里度过了“风华正茂”的30载岁月。而当时比友谊厂规模更大、工人更多的大型国有企业,一家挨着一家地聚集在铁西区。那时候,老范和其他人一样,不知疲倦、热火朝天地搞“社会主义建设”,开始时是每月17块钱的学徒工资。“能进这样的大型国企是一种荣耀,许多姑娘都盼着能嫁给大厂子的工人。”让老范至今还怀念的是工厂分给他的两套住房:一套是他结婚时分到的17平方米的平房,一套是1986年分到的50多平方米的楼房。那会儿沈阳超过七层的楼房很少。超过七层的,差不多都是大工厂的宿舍。

1993年,中捷友谊厂与沈阳第一机床厂、沈阳第三机床厂和辽宁精密仪器厂共同成立了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年中,包括中捷友谊厂在内的沈阳机床所属企业陆续搬迁进入位于沈西工业走廊内的新厂区。2007年5月9日,中捷友谊厂老厂房开始拆除。虽然早已退休,但对于这一切,老范都时刻关注着。

建设大道和北二路在沈阳赫赫有名。“从我记事起,这里就是一家挨一家的大厂子,90年代那会儿好多大厂子快倒闭了,这两条道上就成了工人要工资、上访的大本营了。”说起这两条路,老范说其实它们也见证了沈阳这些老企业由盛转衰、再重续辉煌的历程,也“展示着沈阳一天天的变化。”如今在这两条街上,建材、灯具、家具交易中心随处可见,北二路上已集聚了40余家清一色名牌的4s汽车旗舰店,一个辐射东北的商贸流通大格局开始形成。

从2003年开始,伴随着国家一系列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政策的实施,沈阳的发展速度“简直像坐上了火箭。”但老范认为,沈阳的改革,始终比南方慢一拍。“沿海地区发展可以一日千里,但东北是老工业基地,把历史的包袱彻底扔掉,没那么容易。”

看着家乡一天比一天漂亮,老范很自豪。“走南闯北,还是俺们这疙瘩好!”

  (编辑:黄慧君)
【字号  我要打印 
 
   * 相关文章:
 

· 辽宁法库县局采取措施保障卷烟和货款安全

 资讯中心
· 俄罗斯的卷烟市场
· 菲律宾卫生健康部门建议大幅度提高烟税
· 今年27省份已上调最低工资 逾20省份涨幅超20%
· 卫生部加强对舟曲医疗卫生防疫工作的部署指导
· 审计署要求做好舟曲救灾资金物资和重建跟踪审计
更多>>
 业内纵览
· 俄罗斯的卷烟市场
· 菲律宾卫生健康部门建议大幅度提高烟税
· 浙江宁波宁海县局严把五关切实加强食堂卫生安全管理
· 安徽合肥瑶海区局四举措加强客户经理队伍建设
· 安徽华环公司“五项措施”深入推进政(企)务公开民主管理工作
更多>>
 热点专题
·重管理 保增长 提实力
·"512"地震一周年回望
·行业楷模 时代风采
·2009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报道
·中央主要媒体集中采访报道现代烟草农业建设
·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
·坚定信心 保持良好发展
·学习先进事迹 弘扬抗震救灾精神
·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大精神
·2008年全国烟草专卖局长、公司总经理座谈会
·贯彻落实全国烟草工作会议精神
·全国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表彰会
·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烟草行业五年改革发展路
·烟草“两会”代表谈“两会”
·维护消费者利益 责任烟草在行动
·冰雪灾害考验责任烟草
更多>>